重庆男孩,“跑”出一个未来

重庆男孩,“跑”出一个未来-跑酷街

南坪游乐园,高家文展示他的跑酷技巧

重庆男孩,“跑”出一个未来-跑酷街

南坪游乐园,跑酷达人高家文生活中既内敛也喜欢耍酷

重庆男孩,“跑”出一个未来-跑酷街

南坪游乐园,高家文和他的跑酷伙伴们

  记者李文武 摄影李一鸣

  跑酷,一说大家都听说过,但真正接触过的人并不多。这项时尚而冷门的运动,得到了很多年轻人的青睐,18岁的重庆小伙子高家文就是这项运动的高手,甚至被誉为重庆跑酷第一人。

  近期,国内一档卫视播出的综艺节目《最强战队》中,高家文就秀了一把,他助跑后,蜷着身子,穿过了直径仅为30厘米的光圈,被现场嘉宾惊为天人。最近,这位重庆小鲜肉对记者讲述了他的跑酷之路。

  名词解释:跑酷

  即Parkou,时下风靡全球的时尚极限运动,以日常生活的环境(多为城市)为运动场所,依靠自身的体能,快速、有效、可靠地驾驭任何已知与未知环境的运动艺术。它也是一种探索人类潜能激发身体与心灵极限的一种哲学。

  上电视,练了7天演了20分钟

  晚上8点过,当记者来到位于南坪游乐园内的跑酷训练场时,高家文还在里面练习团身侧空翻加旋转的动作,“最近有一个演出,需要这个动作,先练熟悉点,免得失误。”高家文一脸轻松。对于他来说,练习跑酷到深夜,实在是很平常的事情,“有时候会练习到12点呢,看心情。”

  高家文被人熟知是通过电视,在一档名为《最强挑战》的综艺栏目中,高家文对阵一位玩杂技的高手,两人要穿过直径30多厘米的光圈,高家文用了两轮时间战胜了对手。“因为我之前获得了全国跑酷大赛的第四名,可能他们觉得我比较适合这个栏目,就邀请我过去了。”

  能在全国观众面前展示自己,高家文还是非常重视。“我们这次去了南京,一共去了7天,电视上也就只有20分钟的表演。”高家文还透露,这次空翻穿越光圈的动作,是他以前从来没有练过的。“是这次来到这里,导演安排练习的,我也是现学现卖。”

  先天的身体柔韧性,加上领悟动作的能力,高家文的表演很出色,最后还赢得了一万元奖金。“奖金不重要,关键是在全国观众面前展示了自己。”

  练跑酷 ,从吹牛变成了职业

  这之后,高家文一下子就在圈子里火了起来,“在小鲜肉流行的时候,他是我们圈子内的小鲜肉。”他的师傅可乐说,高家文还收到过很多女孩子的求爱信息。不过,这位18岁的年轻人,如今已经有了女友,感情很稳定。

  说起练跑酷,高家文是源于一次吹牛。“在我上初一的时候,有一次大家看了一个跑酷视频,我跟同学吹牛,这我也能够做得到。”就这样,为了实现说过的大话,他就满重庆的寻找学习跑酷的地方,最后投身于可乐创办的跃飞跑酷基地。这一训练不得了,就像鱼儿见到了水,一下子找到了人生乐趣。

  “一下子就爱上了它,原来我老是生病,一个月要生两次病,就是练习跑酷之后,一年都难得生一次病。”在坚持几年之后,如今,他已经成为了一个职业跑酷选手,“就是说,吃这碗饭了。”在成为全国跑酷大赛第四名,重庆跑酷大赛第一名之后,高家文中考成绩又不理想,他索性辍学,彻底投身跑酷。

  如今,高家文在跃飞跑酷俱乐部当指导老师,平常还要参加各种比赛拿奖金以及商业演出,差不多一年下来收入有个8万左右。“我第一次商演是在2012年的日月光广场,演了5分钟,挣了300元。”

  出意外,被大爷当成贼娃子

  高家文擅长的动作是空翻,他给记者演示了很多人看来非常了不起的动作,推墙旋转、推墙侧空翻、荡杆向后前空翻、团侧空翻加旋转、踢月腿等高难度动作,并加以极为优美的翻滚姿势和流畅的整体编排,看起来非常赏心悦目。

  跑酷不仅仅是一项时尚的运动,更是一种生活方式和生活态度,“激励我不断挑战身体和内心的极限,做更好的自己。你认真地去看待它,它也会给你一些相对的回报。”高家文说,“跑酷和体操相比,更自由,没有那些条条框框的束缚,想到什么都可以做。其实这项运动很简单,就是翻越障碍,只不过在翻越的过程中,把动作更艺术更完美地表现出来,再加上一些难度和创新。”

  在最初的练习中,他只要见到墙就想翻过去,见到空地就想玩空翻,为此还曾经被当成贼娃子。“有一次在小区附近供电所翻墙的时候,被一位老大爷看到了,以为我是小偷,还报了警,他根本不相信我是跑酷。”高家文回忆说,“我后来在他们面前亲自飞跃供电所的两层楼时,警察和大爷才敢放我走。”

  跑酷应该怎么练?

  高家文:先得打好身体基础

  对于喜爱跑酷的年轻人,高家文表示先要打好身体基础,再开始循序渐进练习,“这项运动门槛很低,都是从体能训练开始,对于提高身体素质非常有帮助,减肥效果最好。”现在高家文在教不少孩子,“小孩子的话,七八岁开始训练最好,只要坚持正确的训练方式,不做那些自己承受不了的运动,不会有什么危险。”

  高家文的父母从小离异,他从小就跟随着姑姑一起生活,对于他来说,跑酷更像是他的一种寄托。“开始的时候,我也摔过,也很怕摔,但练着练着就习惯了。”

  很多18岁的孩子还在父母的庇护中,而对于高家文这样一个年轻人来说,跑酷既是心里的寄托,还能够挣钱养家,尽管很多人看来,高家文的选择有点不务正业,但他却无怨无悔。“等上完大学,再上完研究生,也快三十岁了吧,我觉得那样太晚了,早点出来打拼,会有更多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