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酷所做的动作,永远要在你的能力之下”

“跑酷所做的动作,永远要在你的能力之下”-跑酷街跑酷多以城市环境为运动场所,跑酷练习者需要依靠自身的体能,快速、有效、可靠地驾驭任何已知与未知环境,这项运动是对于个人体能和心理上的双重挑战。

所有的受伤,都来源于没有科学的训练,你的身体素质没有达到运动所需的状态时,你去尝试超越目前状态的动作,就很可能受伤。”

——“城市疾行者”团队负责人 阿吉

阶梯,斜坡,矮墙……在华南理工大学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这些看起来平凡的建筑组合在一起,就成了跑酷爱好者的运动乐园。广州跑酷团队“城市疾行者(City Spanker)”每周都会有20来个跑酷者来参与周日的跑酷聚会,每次聚会的地点有所不同。

“我们选择一起跑酷的地点时,首先会考虑不会打扰到行人的地点,然后会选择有高低起伏的场地比如一些有矮墙和栏杆的地方。”在聚会现场,练习跑酷三年的阿钟告诉记者。

享受跑酷带来的快乐

经过集体热身舒展开全身筋骨后,跑酷者们先简单地用脚去测试建筑物的坚固程度,再各自开始翻越障碍物。学习了一段时间的跑酷者们在障碍物前经过短暂思索,就开始进行用身体翻越障碍物的创作。

翻越同一堵矮墙,不同的人却用各自不同的方式去演绎。蹬墙跳接后空翻,跳跃接一个团身侧翻……一系列翻越动作如行云流水,在独到的动感之美中达成人体与障碍物的和谐关系。

而另一边的初学者正在进行基本动作的练习,猫爬、猴跳、团身弹跳……为了更强的力量和更高的身体协调性,他们一次次重复同样的动作。来自墨尔本的女孩Ela在进行定点跳,Ela来到俱乐部已经两个月了,此前她在墨尔本练习跑酷两年,进步甚微,“来到广州后和这些朋友们一起练习,肌肉力量更强了,也觉得跑酷没那么艰难了。”

虽然具有一定的危险性,但是在场的跑酷者们将脑海中设想的每一个动作都安全流畅地演绎出来了,其余旁观的跑酷者们不时爆发出掌声和赞叹声。无论是资深跑酷者还是初学者,每个人都快乐地在享受这项运动,这就是他们带给记者最直观的感受。

曾受重伤,九个月才康复

阿吉是广州跑酷团队“城市疾行者”的主要创始人,也是团队的主要负责人,从2008年接触跑酷运动到如今,已经有七年的时间。除了跑酷的推广和培训,他还从事着影视、广告配音和音乐方面的工作。

和其他众多跑酷爱好者一样,阿吉也是受到了法国电影《暴力街区13区》的影响,开始爱上跑酷运动。他告诉记者,当时看到这些与跑酷相关的电影时,自己并不清楚它确切是什么,只知道里面的动作是某个类型、某个体系内的东西,并非是随意而为的。“我相信所有的男生在第一次看到这种运动时都会热血沸腾,继而产生 我也要这样做 的念头。”

带着“也要做的念头”,阿吉从此与跑酷运动结下了不解之缘,并且一直坚持到现在。在当时的条件下,国内并没有多少人知道跑酷运动,更不用说有任何的运动员和教练经验,阿吉只能根据网上的跑酷视频,一点一点去练习。

“很可惜没有人教,只能自己瞎玩,也受过很多的伤。”在学习跑酷初期,阿吉的脚踝受过一次很严重的伤,他当时是在做完一个动作后跑下楼梯的过程中脚踝扭伤,整个康复过程大概经历了漫长的九个月。

后来他才明白,其实所有的受伤,都来源于没有科学的训练,“你的身体素质没有达到所需的状态时,你去尝试超越目前状态的动作,就很可能受伤。”在阿吉从事跑酷教学后,他一直强调一点——你所做的动作永远要在于你的能力之下,你一定要清楚你的极限在哪里。

第一批跑酷者坚持下来的只有4人

说起初学跑酷的困难,阿吉还有些感慨和无奈,因为在国外,很多从事跑酷运动的人大多是14岁-16岁开始,而阿吉他们参与跑酷运动时已经二十五六岁了。“很幸运的是我们是国内最早接触到这项运动的人,不幸的是当时我们那一批人年纪都不小了。”阿吉道出了第一批跑酷者的艰难之处。

刚接触跑酷那会,阿吉和其他的跑酷爱好者都是在网上交流,每个星期相约跑酷,每周大约有十几二十个人来玩,不过每次来的面孔都不一样,因为大多数人是由于一时的兴趣而来,有不少人中途就慢慢放弃了。阿吉告诉记者,一直到现在,广州当初最早玩跑酷那批人,坚持下来的只有四个人。

至于为什么要组建一个跑酷的团队,阿吉的初衷很简单,“我想要做这件事,而不是仅仅想玩这项运动。”所以他们就需要有体系、有组织、有规模的行动,规定时间、地点、训练方式,统一所有人去做这件事情,而不仅仅是周末有空就约的娱乐活动。阿吉说:“如果没有组织,只是玩而不去做的话,随着时间推移,大家就会失去热情。”

跑酷的动作须有合理性

在法语中,“Le Parkour”这个词的原义是用身体技巧去穿越障碍,阿吉觉得这个词到了中国被翻译成“跑酷”实在不太妥当。“与这项运动本身有较大的差距,听起来比较低端,像大妈的广场舞。”他自己更愿意以“移动的艺术”来称呼这项运动。

阿吉告诉记者,在早期,跑酷的要求第一是速度,保持快速的运行。第二是完成度,动作流畅地完成跨越全程。第三则是安全,这是最首要的,动作须有合理性,不合理的动作会造成危险。

随着跑酷运动的发展,跑酷者开始不满足于这三项,有更好的身体技巧的人,如受过体操、特技训练的人开始加入更多华丽的技巧,譬如空翻等,使这项运动不仅仅是纯粹地完成两点之间的迅速通过,而是扩展成了人体和某一个物体之间的互动关系,一把椅子、一张桌子、一棵树……这些物品都能让跑酷者想要去完成一个动作。

“这是跑酷特别神奇的地方,它打开了人的大脑思维,就好像在我们身处的空间里,在你眼里是一把椅子、一张桌子、一棵树或是一面墙,在我们眼里就是一套组合成的障碍物,可以让我们去组合成一套动作。”

阿吉一边接受采访,一边指着面前的一棵树对记者说:“例如在这条路上,依靠这棵树,我会设计在这里转一圈然后踩着树做一个空翻,或者跳上树做一个前空翻的动作。”

在阿吉看来,跑酷运动其实是一个思考和创造的过程:“跑酷这项运动汇集了体操、街舞、传统的翻越障碍的技巧等,在跑酷之前我看着障碍物构思和设计动作,这个构思的过程是很过瘾的,就像我创作音乐一样,在脑海中构思好了之后才把它用乐器表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