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跑酷者: 逐梦青春 迸发激情

兰州跑酷者: 逐梦青春 迸发激情-跑酷街

2015年12月,一段名为《梁誉懿,再见,2015》的视频火遍兰州的各大圈子,短短几个小时点击量过万,跑酷运动和一群热爱跑酷的年轻人也由此进入了更多人的视线当中。

3月4日,兰州市区出现沙尘降温天气,整个城市一片昏暗,气温急剧下降,但这并没有阻止得了梁誉懿和他的伙伴们练习跑酷的热情。下午2时,梁誉懿和他的伙伴们一起来到五泉山,在这里展开了一天的训练。

他们先找好一处有少许枯草的地方以防摔伤,然后开始撑腰、拉筋、踢腿等预热运动,十几分钟后,梁誉懿先是一个360度空翻稳稳落地,紧接着三五个小伙子也一个一个用同样的动作空翻落地,在4米多高的墙上一跃而起,稳稳落在了相距3米多的石碑上。

这天,五泉山上游客稀少,但他们一连串潇洒的动作仍然吸引了不少人驻足观看,还有人上前打听这是什么。“我们在外面训练时经常遇到这种情况,有些人看到后非常喜欢,来找我们学习,也有人找我们做商演。”坐在一边休息的小王对记者说。小王练习跑酷已经有3年多了,刚开始也是看身边有朋友玩这个,后来真正爱上了跑酷。一周前他玩跑酷时扭伤了脚,现在还不能做剧烈的运动。

在兰州,和小王一样热爱跑酷的大概有两三百人,他们当中有些是身边的朋友在玩,被吸引过来的,有些是看电影时被影片中飞檐跨越的动作所折服而主动练习的。

“跑酷表面上看虽然像一项极限运动,但实际练习中有很多技巧和方法,一旦真正爱上这项运动,就会有许多乐趣。工作之余,和朋友一起玩玩跑酷,感觉那些在工作中产生的疲惫一下子就轻松了。”小王接着小张的话说。

热爱

与小王和小张都是业余爱好跑酷不同,梁誉懿是这个团队中唯一一个把跑酷作为职业的人。“跑酷既是我的爱好也是我的职业。”梁誉懿说。他是兰州“放肆者”跑酷俱乐部的队长,练习跑酷已经5年多了。“我刚开始接触跑酷是上大学的时候,看了一部名为《暴力街区》的电影,被影片中跑酷的画面所震撼。”梁誉懿深深地迷恋上了影片中演员的跳跃、空翻、跨步。从此,跑酷成为这个阳光大男孩的梦想。

刚开始学习跑酷的梁誉懿没有专业人员的指导,他只能在电脑上下载国外跑酷的教学视频学习。没有专业的场所,他在公园里、马路边随便找一个不妨碍别人的地方练习。这个过程,他摔了一次又一次。

现在,梁誉懿在跑酷这个圈子里已小有名气。2015年10月,山西省举办的“红牛杯全国跑酷大赛”,是梁誉懿人生的一次大机遇。这场国家级别的赛事,有5个国际裁判,5个分赛区,因为兰州和西北地区没有赛区,他只能选择去上海赛区,并在上海的比赛中以一种势不可挡的姿态冲向赛区前三,最终,他获得了整场比赛全国第四名的好成绩。

正是梁誉懿的这次获奖,点燃了兰州的跑酷爱好者们对这项运动的热情。

“但目前在兰州来说,跑酷毕竟只是一项非常小众的运动,但要把它作为职业来看,也仅能勉强维持自己的生活。我也不知道我年前拍的那个视频怎么就火了,我不觉得里面我表现得多好,我之前拍的一些视频我认为还不错,只是这个视频火了。但是能让不少人了解我们这个是叫跑酷,不是武术也不是杂技,我就非常开心了。”梁誉懿笑着说。

难题

梁誉懿拍过的视频,并不是只有一部火了的《梁誉懿,再见,2015》,他曾经拍过好几个视频,都是以炫跑酷的方式来向人们介绍兰州,也让更多的兰州人来了解这项运动。

“之前我们在五泉山、白塔山公园、滨河路等地练习的时候,总有人不了解这项运动,以为我们练的是功夫,所以我喜欢向大家介绍跑酷这项运动。前两天我刚和一个做摄影的朋友一起拍了一部关于酷跑的微电影,我们基本上拍取了兰州市的各个景区、街道。我希望更多的人能喜欢上跑酷,喜欢上兰州这座城市。”梁誉懿笑着说。

经常和梁誉懿一起练习跑酷的有学生、老师、医生、农民工等各个行业的人,都是一群爱跑酷、爱极限运动的年轻人。但跑酷运动目前在兰州也正遭遇着瓶颈:“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室内练习场馆和一些安全设备了,之前我们在安宁是有一家室内场馆的,因资金问题已经关掉了。最近天气渐渐变暖,在室外练习也不会太冷,但这样不敢收太多的学员,因为开始在室外练习,没有安全保障。”梁誉懿有些无奈。 兰州晨报记者 赵莉 实习生 张爱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