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无极限跑酷难以抗拒魅力

青春无极限:跑酷难以抗拒的魅力-跑酷街

24岁的焦作小伙李兴楠在废弃工厂做跑酷动作。今年1月,他成功挑战并创造了3.7米“蹬墙后空翻”的吉尼斯世界纪录。陈更生摄

寂静的矿场里,闲置的机器兀然挺立着。一群激情少年衣袂飘飘,在航车、塔吊之间上下翻飞,攀爬腾跃,像猿猴穿越森林,如水银泻在大地……他们是在“跑酷”——一种也叫作“城市疾走”的时尚极限运动。

很喜欢“跑酷”这个词,它神一般地将Parkour翻译出来,精准而时尚:跑代表运动的状态,酷则反映了事物的精髓,表达了一种无所畏惧的精神。这种诞生于上世纪80年代法国的极限运动,它卓然的自由精神使其甫一面世就备受瞩目,继而迅速风靡全球。它不挑剔运动的场所,更不借助任何工具,它依靠人自身的体能,快速、有效地驾驭任何已知与未知环境,挑战极限,表达自我。有人评价,“这种疾走正以一种探索人类潜能、激发身体与身心极限的运动艺术方式而成为一种哲学。”

这里没有必要穷究跑酷的源起,也不必重复它创造的种种令人赞叹的纪录,更没有时间和空间去介绍它派生的种种分支,与蓬勃的青春相比,这些都显得微不足道。而作为一种时尚极限运动,跑酷对青春少年具有难以抗拒的魅力。他们与跑酷一见如故,恰如海燕融入暴风雨一样。

10年前,著名导演皮埃尔·莫雷执导的《暴力街区》登上中国大银幕时,观众被大卫·贝尔在城市建筑间、矿场街巷里所向披靡地逾越障碍、行云流水般疾速移动的场面所深深震撼。此时,跑酷在国人中还仅仅是一个概念,而世界著名的英国跑酷团队parkourgenerations已经拿到了2012年伦敦奥运会的入场券,敲定在开幕式上一展身手。

2006年,跑酷运动进入中国,并迅速点燃了青春少年的无限激情。也许,正是在跑跳攀爬运动中自由灵魂的无限伸展,契合了他们所追求的生活理念和行为方式——健康向上,充满信心,勇于挑战,克服困难……

“它将我们周围任何可以利用的环境设施为我所用,并让人明白怎么克服自己的恐惧和加强克服困难的能力。你需要在尝试各种可能中绽放自己。”——这也许才是最吸引人的地方——人体是从事跑酷运动的唯一的工具,这就是运动的规则。

跑酷不仅仅是一种扮酷的运动,更是一种生存的技能。据载,1902年5月8日马提尼克岛火山爆发,3万多人丧生。但由当时法国军官赫伯特带领的500名士兵却全部脱险。这正是得益于他们平时提升自我运动能力和对抗负面自然力量的严格训练。后来,赫伯特完善了这套训练方法,并将其称为Le-parcours。

其实,在中国历史上,可以飞檐走壁的人物比比皆是。他们轻如飞鸟,动如脱兔,攀如猿猴,或民间奇人,或江洋大盗,或武林高手,仰手接飞猱,俯身散马蹄,常常来无影去无踪,留下无尽传说。《北史》曾记载:隋炀帝时,禅定寺高十余丈的旗幡竿上的绳索断了。有沈光者口衔绳索拍竿而上,直至龙头。“击绳毕,手足皆放,透空而下,以掌拓地,倒行十余步。观者骇悦,莫不嗟异”。前几年的一幅“荷赛”获奖摄影作品,其画面就是一个少林僧人在陡立的墙壁上疾行的瞬间。这从另外一个方面表明,中国并不缺乏“位移的艺术”,而仅仅是没有叫跑酷罢了。

“生活就像是由障碍和挑战所组成的,要克服这个过程,了解跑酷的哲学比表现出简单的动作重要得多。”

也许,作为一种极限运动,跑酷不管创造出多么不可思议的纪录,其终归有极限。只有青春,才是无极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