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喆跑酷点燃我内心的火焰

李喆土生土长的广州人,毕业于广州大学播音主持专业。跑酷俱乐部City Spanker创始人之一。同时,也是一名“声音工作者”,长期从事配音工作和担任音乐团队Project Ace的制作人。

李喆:跑酷点燃我内心的火焰-跑酷街

“下一站:公园前,请从列车前进方向嘅右门落车,中部楼梯换乘。”地铁上每天播放的这段浑厚低沉的粤语男声,相信不少人都非常熟悉,但却鲜有人知道这些报站大多出自配音演员李喆之口。

李喆是土生土长的广州人,说着一口纯正地道的广州话,大学毕业于广州大学播音主持专业。他在大学时就开始从事有关配音的工作,直到现在,作品众多,包括动漫角色、广告、电台……生活在广州地区的人们,即使与李喆素未谋面,也可能在不知不觉中听过他的声音。

虽然自称是“声音工作者”,但在这个身份之外,他还有另一份深沉热爱的事业,那就是跑酷。自从8年前,李喆与几位好友一起创立了广州第一个跑酷俱乐部City Spanker后,他就在这条路上疾走,跨越了不少障碍,开启了属于自己的玩味酷人生。

触电

跑酷文化点燃内心火焰

和大多数人一样,李喆最初是在网络上第一次接触到跑酷。“当时我在看体育频道,有一个BBC的纪录片,叫《jump London》,跑酷创始人之一Sebastien Foucan,他带着团队在英国不同的地方拍摄跑酷文化。我看了之后,很好奇,一开始不明白这是什么,但又觉得很有文化性。后来我又看了一个相关电影叫《暴力街区》,之后自己上网找资料,才知道这是跑酷,是法文Parkour的音译,是一项新运动。”

当时,李喆毕业后参加工作已有3年多,一直从事着配音演员和音乐制作人等与声音有关的工作,过着充实而忙碌的生活。这次偶然间接触到的跑酷文化,仿佛一个火苗点燃了李喆内心的火焰,他被跑酷这项极限运动深深吸引住了。他从网上寻找着有关跑酷的一切资料,有了一定了解后,自然而然有了尝试的想法。

于是,李喆向身边好友推广了跑酷,也在网上发帖寻找同好者,好不容易找到三三两两,就一起相约到人少的地方进行一些跑酷基本的入门练习。但很快,李喆遇到了问题。“当时大概是2006年,跑酷诞生还没几年,资料很少,更别说学习教程了,主要靠自己摸索学习。”

凭借自己的理解,李喆开始了自学之路,他尽量用一些科学的方式慢慢将动作拆解然后做出来。当时,每星期多达三四次练习,还分成体能练习和技巧练习。可是,因为没有相关体育基础和知识,加上这项运动带有一定危险性,李喆和朋友们都有过受伤的经历。训练过程十分艰苦,不少一起训练的人放弃离开,李喆却一直坚持了下来。

李喆:跑酷点燃我内心的火焰-跑酷街

▲李喆对跑酷充满热爱,虽然因为身体原因比以前玩得少了,但灵活的身手还在。

热爱

把跑酷当作事业来经营

不过,随着训练日久,也有一批人成为了常客,见面次数多了,大家熟悉起来,还给这个同好会取了个名字——City Spanker,意为城市疾行者,也有特立独行的意思。不久后,City Spanker慢慢壮大起来,但新的问题随之降临。

刚开始时,这些跑酷爱好者们没有固定的练习场地,都是以野战为主,公园、大学城……总之人少空旷的地方都是他们的练习场。通过不断练习,虽然一些爱好者的技巧得到了很大提升,但简陋的练习场渐渐无法满足他们的需求。

这些问题困扰着李喆,他一直尝试寻找解决方法。“我觉得,一直停留在玩的阶段不会再有什么发展,玩到一定程度就会停,只有职业化才能一直做下去。我是打从心里喜欢跑酷运动,我希望好好做,把它当做事业来经营。”

组建职业团队开班授课

李喆和其他四位朋友达成了一致,他们共同出资在陈家祠附近租下了一家体育中心,正式组建了自己的跑酷团队,名字沿用City Spanker,最初的学员仍然是同好会那一群小伙伴。李喆坦言,团队职业化的过程十分不易,尤其在初期,要做的事情很多,这是不亚于训练程度的另一种挑战。

所幸李喆作为音乐制作人,也有过组建团队的经验。尽管规模不大,但他都按照正规组织的方式去运营,团队有自己一套完整操守,内部一切事务运作都按照原则办事,尽量做到公开透明。分工方面,每个人要具体落实到做哪一件事,大家各司其职,共同为团队出力。

李喆始终认为,团队本身必须要做到正规化,否则别人不会把City Spanker当作正规团队看待。就这样,仰赖于团队成员的上下一心和不懈努力,City Spanker迈步向前,由集中训练到以俱乐部形式开班,逢星期五、星期日固定授课。上课的形式也慢慢演变成参与活动、品牌合作活动、拍摄等,直到现在,成为了一个成功的商业团队

文化先行推动团队发展

李喆强调,自己的目标从来不是追求盈利,团队亦一直坚持以文化为核心,掺杂各种各样的商业元素是“为势所逼”。“我们一直是以理性的态度将跑酷商业化,最大的目标始终是推广跑酷文化。但如果不进行成熟的商业运作,场地根本维系不了,这又何谈发展文化呢?但我们时刻都提醒自己,无论是简单的形式还是复杂的形式,一定要以文化先行这个想法去发展。”

作为广州首家跑酷俱乐部,从成立至今的八年间,City Spanker培养了不少技巧优秀的跑酷运动员,也会不定期举办跑酷比赛,让民众近距离感受这一种身体移动的艺术。

此外,还会开放场地进行公开课,让民众可以在教练的指引下,尝试一下简单的动作;定期与一些品牌合作,进行文化展示;通过媒体传播跑酷文化……如今,俱乐部学员众多,其中多数是学生,当然也不乏中青年爱好者。

感悟

从跑酷中学会思考和取舍

“跑酷现在就是我生命中的一样东西,我可以从中感受到一些很美好的东西,对我的身体、性情、心理都有好的影响,这些都是不自觉中产生的。世界上有很多人将跑酷归类到功夫的一个派系里,一个人静静地训练枯燥的基本功,不断重复这个过程,最后才有大家看到的那一刻,过程确实类似于功夫修行,练久了会修心养性。”

学习跑酷,最直接的改变自然是身体素质的上升。经过系统训练,训练者可以强健体质,使得自身越发敏捷,反应能力更加迅速。一个专业的跑酷训练者可以正确地控制危险,并把它减到最小,当陷入紧急突发事件中,他的脱险几率将比普通人更高。但对李喆而言,这些却不是他从跑酷中得到的最重要的东西。

——李喆认为,炫目的动作背后,很多时候伴随的是冷静的思考。

“因为在面对一些危险的障碍物时,要用怎样的动作去跨越它,你要在很短的时间内做出判断,一旦判断错误,则可能伤到自己。这个过程当中,人的性情和心理状态会得到锻炼,慢慢变得沉稳、冷静,对自己的身体也会更加了解。”

如今,身边的人都说李喆是一个性格冷静的人,遇到事情不会惊慌失措,往往马上思考如何解决,很少会有失去判断能力的时刻,强大的心理素质与长久以来的训练不无关系。

——跑酷教会李喆的另一样珍贵的东西则是取舍。

“当你无数次站在一些视觉上很有挑战的障碍物面前,你只能选择跨越和后退,不是说你选择过去了就是很勇敢,而是你要清楚自己平时不断重复练习的距离感,确定这样的障碍自己能不能跨越,弄懂自己究竟是不敢跳还是没能力跳。确实做不到的,那就退回去了,其实那一刻比你跳过去需要更多的勇气。”

这样的急流勇退很大部分来自于个人对自己的充分了解,这种反复不断取舍的过程,其实也是不断了解自己的过程,可以让人思考的程度更深入,思考的过程更简单。当一个人真正明白自己时,生活就会少走很多不必要的弯路。正如李喆所言,一是过去,一是掉头,一切有时候其实很简单。

李喆:跑酷点燃我内心的火焰-跑酷街

▲李喆经常从跑酷中感悟人生。

认识跑酷

“跑酷没想象中那样危险”

跑酷被归类为一种极限运动,跑酷参与者往往拥有像猫一样敏捷的身体和令人敬畏的技巧,飞檐走壁似的速降、跳升和飞跃……其实,Parkour的动作带有点Free-running的意思,但往往光是观看,就给人心惊肉跳的视觉刺激,如此惊险的运动方式,令不少人觉得跑酷与自己无缘。

不过,这项运动的热衷者更愿意把它看成是一种青年亚文化所倡导的生活方式。“打篮球不一定要打入篮筐才可以打,三四个人约在一起玩玩也是可以的,其实道理一样,门槛是自己设给自己的。”李喆认为,如果自己在家盲目练习确实有些危险,但在正规的训练中,会有足够的安全措施保护安全,在教练的全程指导下,要受伤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因为李喆曾在训练初期吃过亏,所以非常强调基本功的练习,只有基本功扎实,身体素质逐步加强,跑酷训练者的运动寿命才会更长,做动作也会更安全。“跑酷有一个重要规则,就是绝对不轻易从高处往下跳,超过两米就不可以随便跳,因为承重处理得不好,年轻人可能一两次觉得没什么,但其实伤害累积起来,总有一天会爆发的。”

不急于求成,不盲目炫技,其实受伤的几率就会大大减少。“我们会强调,一些动作在完全掌握前是不可以随便做的,必须要在做好安全措施之下反复练习。我们教导的技巧动作都不会违反人的生理常规,一组看起来危险的动作,将它拆解后每个动作都是安全的,有科学依据的,而且是在安全的的地方练习,练好后再慢慢增加高度。”

“像猿人般自由穿越奔跑”

“跑酷是很好玩的,最简单的一个例子,猿人可以在森林里自由穿越,为什么我们却不行呢?”

李喆说,“其实,我们可以做到这些,只是我们不做。所以我们会有一些基本训练,就是教你像猩猩一样爬行、跑步。当你手脚并用去做这些动作时,你会发现自己协调不了,因为你平时不会手脚并用,我们便通过这样一些训练,将人体内的一些潜能激发调动起来。这些基本功训练方法是很特别的,是其他运动体会不到的,这也是它的魅力所在。”

李喆介绍,跑酷作为时下风靡全球的时尚极限运动,是一种依靠自身的体能,快速、有效、可靠地驾驭任何已知与未知环境的运动艺术,也是一种探索人类潜能、激发身体与心灵极限的一种哲学。

动向

打造自己的跑酷运动馆

俱乐部发展至今,各方面条件慢慢成熟,现时业务分成三个方向:一是追求极限的运动员方向;二是普通学员方向,大家到俱乐部进行简单训练,强化身体素质,增强身体协调性;三是最新设计的“作死体验班”,里面有不少“作死”玩法,但实际上是在安全的情况下,让学员们感受娱乐性强的体验项目。为此,俱乐部目前与各大公司和团队开展合作,为学员提供好玩减压的跑酷短暂体验。

据了解,City Spanker俱乐部原本位于陈家祠地铁站附近,虽然不是专业场地,但在那里还是度过了差不多6年时间。但去年,场地突然因为内部原因不再出租,使得俱乐部一度流离失所。机缘巧合之下,俱乐部又找到一块合适的地皮,最终团队下定决心从零开始,几个创始人倾尽所有,将场地买了下来,City Spanker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场馆。

场馆从设计到完工用了6个月,所有设施的设计图都是团队成员亲手所画,还有很多和团队一路走过来的朋友都出钱出力支持。最终场馆顺利完工,目前正式投入使用,它被命名为“跑酷综合运动馆”。

走近李喆

跑酷之外是“声音工作者”

尽管经营跑酷团体已有8年之久,李喆却笑称,这是自己经营的事业中时间最短的一项,因为无论是做配音演员还是音乐人,李喆都已坚持了差不多16年了。

按照现代概念来看,李喆是一个标准的斜杠青年。大学时期学习播音主持专业,但李喆却对做主持人不感兴趣,选择了成为一名专业的配音演员。入行至今,用声音演绎过不少角色,包括一些动漫角色的配音、电台的广播剧,甚至是一些知名品牌的商业广告,各种各样的工作,令李喆每日都充满新鲜感以及对完成工作的满足感。

玩音乐也是李喆大学时发展而来的个人事业,从组建乐队到担任制作人,他用漫长的坚持将兴趣转化为事业,并用心经营。“大学学习播音专业,自己又开始玩音乐,我觉得其实是相通的,都与声音有关。所以我对声音产生了浓厚兴趣,开始研究声音,我将耳朵听到的全部归为声音,我觉得自己算是个‘声音工作者’吧。”

因为年龄增大,身体机能有所下降,李喆坦言自己在跑酷方面已追求不了极限,现在会将更多时间放在推广和培养学员上。但令他倍感安慰的是,音乐方面的追求永无止境,他还能一直继续走下去。“对于音乐,只要脑子没死,你都可以继续创作,16年间,音乐已变成了我的生活。”

目前,李喆长期担任音乐团队Project Ace(王牌计划)的制作人。Project Ace传承了老乐队的形式,上一张专辑八成歌曲都是粤语单曲,虽然这个团队在广州还未被人熟知,但在国内已有一定的知名度。作为乐队的制作人,李喆不但负责写歌,还要负责乐队发展的大小事务。李喆只希望踏踏实实做好音乐,只管音乐的品质,而不被传唱度或是名气等其他事情左右,始终保持着对音乐的坚持与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