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理论依据

塞维亚已经对这种技术的力学特点进行过描述,他认为这种技术符合阻力推进理论,但却遭到了质疑。自从康西尔曼博士在20世纪70年代提出升力为主要推进力的观点后,马格利索在他的广为流传的《游得更快》和《游得更快更快》中基本支持这种观点,而塞维亚的观点却无人问津,人们认为他的观点太陈旧了。

康西尔曼的升力推进力理论主张通过曲线划水产生升力。在升力模型中,手的形状类似飞机的机翼,当向一侧划水时,就产生了升力。
塞维亚的阻力模型依据的是牛顿第三定律(作用力与反作用力),有许多研究观点支持这个理论。

斯普林斯和科勒尔在他们的文章“在判定动力升力时对伯努力和牛顿定律的选择”中,不同意将升力看作游泳时主要的或重要的推进力。马格利索现在也在重新思考升力理论,并重新研究塞维亚的观点。如果技术真像许多世界级教练员认为的那么重要,那么如果由于许多学者、教练员倍加推崇而使一个错误的理论被长期应用,对游泳运动的发展一定会造成危害。

不幸的是,一些错误的自由泳技术观点,包括“S”形划水和曲线划水等,在升力推进力理论的支持下,一直被沿用了20年。当升力理论被反驳时,这些技术还依然存在。

本文作者认为,澳大利亚男子自由泳运动员之所以能在中长距离项目中保持领先,原因在于他们的技术依据的是更先进的力学理论。美国和其它国家的技术使肩带的力量不能协调一致,而澳大利亚的技术却正好相反。

也许有人会说,美国有许多优秀的短距离运动员,甚至在400米项目中也有不错的选手,因此,上面的意见是站不住脚的。但是,短距离项目本身的特点需要运动本能地避免将时间浪费在过多的曲线划水上。美国在培养短距离方面很成功,但澳大利亚却成功地培养了帕金斯、索普和哈克特。

如果能够找到适宜这种技术的正确人选,他们也许还能够把500米和100米的世界纪录也收归己有。这个人选也许是索普,他在1999年泛太平洋锦标赛4×100米自由泳接力中的分段成绩是48.55秒。虽然美国运动员在自由泳项目上一直占有优势,但目前却有不少项目不敌澳大利亚。

有趣的是,不仅索普、哈克特和帕金斯等世界级选手钟爱这种技术,一位美国访客还发现,在一些地区的俱乐部中,年龄组的孩子也在使用同样的基本技术。这位美国教练员汉努拉发现他们的技术与教科书描述的不同,他们较少使用侧向的划水。不论澳大利亚教练员是否了解运动力学的知识,他们显然从小就在培养一种良好的技术。这种技术虽然看似新发明,但15年前他就发现美国短距离运动员雷米使用过类似的技术。当然还有前面提要的罗斯。由于罗斯是长距离运动员,所以看起来这种技术适合不同的距离。

三、其他论点

有关美国男子长距离项目停滞不前的原因还有一些其他的论点。其中既有文化的观点,也有训练方法的争论。文化方面的论点认为,在美国愿意从事长距离训练的运动员已经越来越少。由于社会节奏的加快,人们更喜欢少付出又能很快得到回报,加上除训练之外还有许多其他活动要做,这些都阻碍了长距离项目的发展。训练方面的论点认为,由于短距离比赛项目远远多于长距离,使项目比例失调,导致长距离项目的滞后。虽然这两种论点都有一定的道理,但我认为这都不是问题的关键。所有优秀运动员都清楚成功之路上没有捷径,只要有参加国际比赛的机会,就一定会有训练的动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