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打腿流体力学原理

仰泳打腿通过脚的上下运动获得推进力。 当左脚向上踢时,踝关节的柔软性决定了脚的 伸展角度,柔软性越好向上踢产生的升力就越 大。此时产生与踢腿方向相反的是阻力,与脚 面成迎角,与阻力呈直角的是升力,所以当左 脚向上踢腿时就产生推进力。同理,右脚向下 压时也产生推进力。因此,仰泳打腿就是依靠 左脚上踢的推进力加上右脚下压的推进力作用 于身体重心获得推进力的。

2.仰泳打腿的作用
仰泳打腿的作用不仅能产生推进力使身体向前移动,而且还可“使身体保持良好的水 平位置,并要减少因移留动作引起的身体侧向 摆动”。仰泳的配合技术一般是划臂2次(左右臂各划1次)打腿6次。从打腿的节奏看,基本上都呈等间 隔,但从2人的游进速度变化曲线可以看出, 劳斯在游进过程中产生4次速度峰值,但这些峰值与打腿产生的推进力关系不大,而贺慈红 在游进过程中产生的6次速度峰值都与打腿产 生的推进力有着直接的关系,她只要每打1次腿。就产生一次峰值。这些现象说明劳斯是因 以强有力的划劈技术为主,在游进过程中打腿 获得的推进力被掩盖掉了,即劳斯的打腿在游 进中起到的是拾高身体位置和保持平衡作用。 而贺慈红则是以强有力的打腿为主,在游进过 程中突现打腿获得的推进力,即贺慈红的打腿 在游进中不仅起到掐高身体位置和保持平衡的 作用,还起到了推进力的作用。从贺慈红的游 进速度变化曲线可以看出,当她在左手出水和右手入水阶段时,在速度变化曲线中序号⑨处有一个速度急剧下降过程,在序号⑩处速度有提高,可见右脚的打腿对划臂起到了明显的加速作用。

3.理想的划臂技术

理想的划水路线如图3所示,应该是手入水抱水后稍向上划,划过肩关节后向下 推水的S形划水路线。其关键在于手的运动 方向在作上下划水时要有一定的深度,以确保划水路线的正确和持续划水的时间。理想的划水路线所获得的推进力其产生的游进 速度变化模式应,有四个速度峰 值。即在抱水划手和推水各有一次加速度。

4.不同划水技术风格对游进速度的影响

劳斯、贺慈红、中尾美 树在比赛中划水手指尖的运动轨迹。是劳斯左手指尖的运动轨迹,其图中的动作序 号与图1中的速度变化序号是一致的,他的划水路线在国际泳坛上被称之为“教科书 式”的模式。在整个划水过程中有2次深度 超过30厘米,延长了划水路线和划水时间, 使一臂划水时间占一个动作周期的73%。并 且在从抱水到划手阶段(划水序号②-④) 和推水阶段(划水序号⑥)各有一次加速度, 并在推水时达到最高速度,几乎与图3理想仰泳划水路线和图4理想划水路线所获得的 游进速度变化模式吻合一致。

贺慈红的划水路线从侧面看也是S形的,但她的抱水深度是22厘米,相对比劳斯要浅一些。从动作和速度变化序号 (一致的)可以看出,由于抱水浅,从序号 ②-⑥不利于划臂产生较大的推进力,但贺 慈红利用了2次强有力打腿产生的推进力弥 补了这一缺陷,特别是在⑤时右腿的打腿作 用就更明显。同时,也在前臂推压水时(深 度33厘米)加上打腿的合力,使游进速度 达到最高值。她一臂划水的时间,占一个动作周期的70%。

图7是日本女子运动员中尾美树的划水路线。中尾美树是日本参加亚特兰大奥运会 游泳队成员。她的划水路线是日本女子仰泳 技术的典型代表——手臂缺乏力量型的划 水路线。她的划水路线,从侧面看几乎接近 直线划水,所以一臂划水的时间,仅占一个 动作周期的67%。根据仰泳运动员划水时肌 肉用力情况分析结果表明,这类运动员是因 为缺乏由下向上划臂(中尾美树划臂动作序 号③、④、⑤部分)的肌群力量,造成的下 划抱水不深。这种情况在女子运动员中非常 普遍,但贺慈红却能做到接近于男子运动员 的下划抱水深度,可见重视力量训练有收 效。中尾美树在明年亚特兰大奥运 会日本选拔赛上的侧面划水路线和速度变 化曲线情况。虽然中尾美树在该阶段技术与 劳、贺相比还存在一定差距,但她手入水后 积极抱水和推水,可以看出,从②和⑥到⑦、 ⑧获得的游进速度加速明显,并且游进速度 的2次最高峰值是在②和⑩,出现在左、右手入水后的抱水阶段,这也是中尾美树能有 高水平仰泳的“秘诀”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