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飞侠”张程:跑酷是我的生活方式

城市“飞侠”张程:跑酷是我的生活方式-跑酷街

酷炫的动作吸引了一群小朋友围观。 新华网 潘越 摄

“我喜欢在空中飞的感觉。”

张程,一名出生于1996年的跑酷和跆拳道教练,从2014年开始接触跑酷,如今已有5年的跑酷经历。

城市“飞侠”张程:跑酷是我的生活方式-跑酷街

酷炫的动作吸引了一群小朋友围观。新华网 丁凝 摄

跑酷是时下风靡的极限运动,以日常生活的环境(多为城市)为运动的场所。它并没有既定规则,做这项运动的人只是将各种日常设施当作障碍物或辅助,在其间跑跳穿行。它可以强健体质,使得运动者自身越发敏捷,反应能力更加迅速。

城市“飞侠”张程:跑酷是我的生活方式-跑酷街

跑酷中的腿法动作 新华网 潘越 摄

最开始,张程并没有接受过专业的跑酷训练。“我从小就喜欢这些空翻的动作,显得非常酷炫!”通过在网上看业内人士的视频,张程逐渐开始了跑酷的练习。

城市“飞侠”张程:跑酷是我的生活方式-跑酷街

展体后空翻。新华网 潘越 摄

“我一个人每天就去沙坑里面滚。”由于缺少跑酷的专业训练场地,刚开始训练时,张程找到了一块沙坑,在里面足足练习了一两个月,栽过不少跟头。“后面就去网上了解,有没有跑酷场地、教跑酷的地方。”慢慢地,张程有了第一次空翻、第一次“团侧”……

城市“飞侠”张程:跑酷是我的生活方式-跑酷街

张程从一个2米左右的高台施展后空翻落地 新华网 丁凝 摄

学习跑酷的这几年里,张程辗转于重庆、贵阳、北京各地,听到哪里有厉害的跑酷高手就去哪里学习,没有固定的生活,没有固定的收入,只是为了一个梦想。但是后来发现,很多专业教学跑酷的地方学费太贵负担不起。

城市“飞侠”张程:跑酷是我的生活方式-跑酷街

张程从一个高处空翻越过。新华网 潘越 摄

在过了一段边打工边上课的日子以后,他开始跟着视频自学。“后来基本上都是看视频在学,有时候会和一些高手一起交流,很多时候都是靠自己去努力。”

城市“飞侠”张程:跑酷是我的生活方式-跑酷街

张程和队员一起浏览拍摄的跑酷素材 新华网 丁凝 摄

现在张程在昆明已经有了稳定的练习时间和场地,跑酷水平也在逐渐增长,不仅结交了一群志同道合的伙伴,他也因为跑酷得到了一份教练的工作。

城市“飞侠”张程:跑酷是我的生活方式-跑酷街

张程和队员正在交流动作。新华网 丁凝 摄

2018年12月31日,张程在亚洲跑酷运动联合会——重庆雾都跨年站技巧赛中拿到了他跑酷生涯中的第一个冠军。

城市“飞侠”张程:跑酷是我的生活方式-跑酷街

张程和其他跑酷爱好者一起集训。新华网 丁凝 摄

谈起这场比赛,张程认为当时有很多比他厉害的高手,但是这一场的场地是比较适合他发挥的,他做出了很多高难度动作,赢得了这场比赛的冠军,“我当时就想拼一下,没考虑过失败或受伤。”

城市“飞侠”张程:跑酷是我的生活方式-跑酷街

张程检查右肩的摔伤情况 新华网 潘越 摄

张程说:“我是有点不要命的那种。我想要把每一个动作都做好,做得很漂亮。”

城市“飞侠”张程:跑酷是我的生活方式-跑酷街

张程脚上留下的伤疤。新华网 潘越 摄

对于张程来说,跑酷不仅仅是一项让人肾上腺素升高去体验刺激的运动。“跑酷让我知道我什么可以做到,什么做不到。它其实是一种控制自己协调性,控制自己力量的一项运动。”

城市“飞侠”张程:跑酷是我的生活方式-跑酷街

张程用倒立热身。 新华网 丁凝 摄

他讲述了自己在练习过程中的一个小故事。那是一个后空翻的动作练习,在平地后空翻起来,要落定在一个高一些的跳台上。他说,那次太相信自己了,觉得没问题,然后就失败了,“脚磕到了那个跳台的边缘上,现在腿上还留着伤疤。”他指着腿上的两条痕迹说道。

城市“飞侠”张程:跑酷是我的生活方式-跑酷街

张程在尝试侧空翻两周。新华网 潘越 摄

“那个动作到现在都有一点害怕,会有一点阴影,但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我也经常失败,就是玩一个动作“吧叽”摔地上,玩一个动作“吧叽”摔地上,但是每一次我都站起来重新去做这个动作,直到把它完美地做出来。”张程说,跑酷其实就是一个坚持的过程,把一个个动作都坚持练下来,不断地挑战自己。

城市“飞侠”张程:跑酷是我的生活方式-跑酷街

谈到跑酷这项运动目前在国内的发展情况,张程认为在国内可能还需要几年的时间来发展,相信在未来的几年以内,随着国家和爱好者组织的推广,跑酷会慢慢地进入到大众的视野里。

城市“飞侠”张程:跑酷是我的生活方式-跑酷街

张程正在指导学员跑酷动作 新华网 丁凝 摄

当被问到每一次做高难度跑酷动作之前是什么给了他勇气时,95后青年跑酷者张程自信地说道:“勇气是靠一次次艰苦的训练所累积起来的。”他从来没有动摇过坚持跑酷的理想,“目前就是不断让自己更厉害、更厉害,超越自己,这就是青春的模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