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乒乓球控制技术的认识-跑酷街    乒乓球运动中,控制与反控制是非常高深的学问。作为初学者,应该从稍微有进攻意识开始便围绕着"控制"这条主线强调技战术的应用;乃至基本功的练习,也应引导学生这是为"控制球"这个目的而进行的,防止学生为练习基本功而练习基本功。只有从早强调、强化学生的控制球意识,才能真正学以治用,少走弯路,尽早成才。
  控制(最终导致胜利)球是目的,基本功是确保控制技术得以实现的基础。
  2002年巴西公开赛决赛,施拉格对柳承敏,前三局,柳承敏以强悍的侧身抢攻连连得分,直落三局,胜利唾手可得;在此紧急关头,施拉格改变战术,屡送柳承敏正手以牵制他的侧身攻,大获成功,最后反以4:3取胜。这就是一场经典的控制与反控制之战。
  对于专业运动员来讲,之间的技术造诣相差是不多的。他们之间的胜负就在于技战术应用是否得当,也就是控制是否成功:自己能够尽量适应对手,而让对手不适应自己,也就是让别人别扭。刘国梁专栏里也曾专门谈论这个问题:尽量以已之长去攻敌之短,做不到的话,也许就要以已之短攻敌之短,这就是谈的控制。胜利是唯一目标,寻求胜利的道路就是控制对手的过程。邓亚平在湖南卫视的《背后的故事》栏目中笑谈了她仅输过三个外国选手,其中之一为朝鲜的李粉姬,是在团体赛中输的,打的一点脾气都没有,自己感觉确确实实没有办法破局,就这样迎来了单打的再一次对决。可知此时她的无奈,依旧是没辙,第一局又输了,她只好最后一博,以自己都没信心的反手发球(球不转也不快),结果反而唬住了李粉姬,导致了局面的逆转,但这样的胜利现在她自己都讲侥幸!
  11制的实行导致所谓一、二流选手的水平缩小的原因,在于它减少了选手评估对手特点然后有意识针对性控制对手的过程。而一般意义上的高手,其控制意识、控制能力要稍好于一般人,故此意义上讲对高手有削弱的作用。对比21分,破解对手战术、寻求控制的过程被人为缩短,一开始就必须拿出自己的特点去争取得分上的优势,这就要求坚持以自身打法为主、有自己的绝招,这对实力型打法者是个契机。这就是以控制对手为主的运动员刘国梁、瓦尔德内尔战绩下滑的原因。但这不能说控制意识不再重要,它只是在另一个层面、以人们需要重新认识的另外的形式表现出来。实战中观察对手、研究对手的时间少了,就要求选手反映更敏捷,更及时调整,同时战前的研究更显得必要而迫切。
  2003年七月的《乒乓世界》中王涛对瓦尔德内尔的评价"他的思维总走在你的前面",瓦尔德内尔的接发球的花样特别多,落点、旋转都在不停地变化,一个球很少用同样的方法打过来。这正是控制技术的具体表现,但这其中的巨大风险也不言而喻:要求选手必须有相应的精湛的基本功作保证,这正是天才的老瓦才能有的表现,"此才只应老瓦有",长青树不是浪得虚名。
  但这是一个选手必须追求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