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打球杂谈—不必崇尚专业-跑酷街    有些球友非常崇拜专业运动员,谈起专业运动员的球技眉飞色舞,对他们的球技、性格、甚至于爱好、个人隐私等都非常关注。更有甚者,从对专业运动员的球技崇拜逐渐演变为偶像崇拜,特别是对于国手,更是崇拜得五体投地,对国手比赛的录像带反复研究、反复琢磨,甚至于幻想自己终有一天会成为国手。
  尽管这种上进心非常可贵,但作为业余爱好者我们不得不调整我们的心态,不得不正确认识专业与业余的关系。我以为:业余球友不必过分崇尚专业。其理由如下:

  第一:“术业有专攻”,专业运动员要经过艰苦的、细致的、系统的技术、战术、身体素质训练;有经验丰富的教练员群体,有一大批优秀的专业运动员的相互交流,更有良好的训练场地、时间和管理机制、竞争机制等,这些是业余爱好者无法与其相提并论的。业余者,本职工作之余,要想达到专业水平的难度可想而知,即使你尽了百倍的努力。
  所以,我们应有一个平和的心态,不能与专业选手相比,也不必过分崇拜专业选手,因为那是他的本职工作,他搞好本职工作不过理所应当而已。

  第二:专业选手的成长道路艰难崎岖,从少体校到体工队,从基层比赛到全国大赛,由于全身心的投入,终使广大专业选手不得不顾此失彼——由于过分一专而无法多能(其余体育专业、艺术专业人才的共性)。具体地说,可能耽误了学业,缺少了其余相关知识和技能的积累,这些本已是很残酷的现实,但更残酷的是:将有大部分专业选手随着年龄和战绩的影响而被淘汰出局。其结果是既无法再吃这碗饭,自身又缺乏社会生存的必要技能和手段,从而身心遭到现实极大的摧残。

  第三:专业运动员要成为国手,难之又难,这不是通过自身的努力就可以达到的,它要涉及运气、机会、自身的实力、外部的实力,甚至于“莽力”等诸多因素。当今国手何止成百上千,我们看到了几位成功者?其余国手呢?他(她)们可能并没有你潇洒,他们或许在思考:自己是不是吃错了药?
  庆幸啊,我等并未吃错药。

  第四:据说,邓亚萍小时球就打得很好,可所有专业队均因其身高被认为无培养前途而拒之门外,邓一咬牙,随后即变成乒坛女杀手。在她的心里,唯有杀翻一切对手自己才能存活。这种拼搏心态终使她成为女子第一人。但客观地讲,这是一种“变态心理”使然————我们怎能将球台对面的朋友(对手)倾刻视为非致死地不可的敌人而咬牙切齿、怒目园瞪?邓亚萍由委屈至愤怒的心理轨迹是何等残酷?
  邓亚萍非“变态”即女神,可我等是凡人。

  第五:更可悲的是:专业选手退役后,由于残酷的现实和身心的疲惫,对此运动的兴趣逐渐衰退,隐迹江湖者有之,终身挂拍者有之,谈起此运动尤如揭多年创伤而心情沉重。国家花巨资培养的人才仅留下一声声叹息,可悲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