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来说说王皓-跑酷街    近来论坛上关注王皓的帖子满天飞,且都炙手可热,归纳观点,无非是技术流与心理流两派,前者认为王皓的技术组合有缺陷,劝其加强正手的有之,建议他补练推挡的也不乏其人,种种讨论中,业余的多,专业的少;后一派则指摘王皓的心理素质过于暗弱,缺少韩国人那种狼性精神和中国顶尖选手那种霸气,绣花枕头,面瓜一个。自从王皓奥运会后接连输球以来,这两种说法在各个论坛上相互交织,甚嚣尘上,对王皓的关注,探讨乃至是谩骂超过了任何一位国乒新人,各派激战正酣之际,且容小老儿插句嘴,说说我眼中的王皓。
  最早关注王皓是前几年的国内俱乐部联赛上,八一对上海的决赛,第三场,王皓对郭谨浩,,那场球虽然输了,但面对以反手见长的对手,以直板对横板,王皓的反手居然还略占上风,这种场面已经绝迹乒坛多年了,此后开始关注这位与自己有着同样打发的新秀,之后又看了几场他的比赛,在一次和陆元盛一起吃饭时聊起了王皓,感觉这小孩虽然很不错,但很难打到国乒挑大梁级的水平,不看好的原因是我觉得作为直板,当时王皓的前三板不够突出,对此陆元盛未置可否,只是说看看。
  随后是让王皓威风八面的多哈团体赛,决赛那场球打的无可挑剔,那一阶段刚刚练成的反手拉台内球技术也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王皓前三板上的缺陷,但发球问题始终是我不太看好王皓的一个主要因素,直至奥运会对柳承敏,同是直板的韩国人在发接发环节占尽优势,同时用异常凶狠的单面搏杀破了王皓擅长的两面相持,整个形势陷入了韩国人最擅长的套路当中,势均力敌的决赛变成了一边倒的激情表演,反观王皓,正手对拉不占上风,反手弧圈被搏杀抑制,前三板变化又不如对方大胆。技术的漏洞助长了战术的不够坚决,战术的不坚决又导致了心理的崩溃,在各个致胜因素无一占上风的局面下,丢掉金牌是顺理成章的事。尽管奥运亚军对于新手来说已经是一个很不错的成绩,但王皓在决赛场上所表现出的精神气质却激怒了不少球迷,近乎逆来顺受的萎靡和缺少杀气的眼神让很多人觉得此子难当大任,养兵千日,用在一时,沧海横流的时候掉了链子,无论如何,是一件不能被原谅的事情,由此想起了王皓刚出道时的那场比赛(就是前面提到的对郭谨浩那场),主动请缨,力战惜败——这对一个新手来说,是种近乎完美的表现,输球没关系,只要精气神在,早晚能赢回来,但奥运决战之后的王皓却传达给人们一个不好的信息——他离那种刘国正,柳承敏式的霸气越来越远了,更或许,这种气质在他身上从来就没有存在过。
  在我眼中,以上就是王皓这几年的发展史,由一个冲击力极强的新人变成了一个有相当实力,但难当大任的所谓名将,游走于国家队三四号主力位置之间,不加突变的话,可能会变成一块随风而逝的鸡肋——就像众多曾经让人眼前一亮的所谓新星一样,辉煌一瞬之后,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
  单看这几年王皓的发展,近乎于一个悲剧(当然他的路还长),悲剧的诞生总是有原因的,王皓之所以由当年的傲视乒坛沦落致屡遭破解,由昔日的意气风发到今天的暮气沉沉,这当中的原因到底是什么?我想这是每一个关注国乒命运者的共同问题。
  先说技术,不可否认,就相持能力和正反手均衡而言,王皓是非常出色的,让王皓改练推挡和变成单面拉为主的建议只能在业余圈里有市场。反手创造机会,正手杀板的技术格局如果变了,王皓一定会死的更快。王皓的技术缺陷在与前三板(特别是发球)的质量和相持中节奏,落点变化,与传统直拍打法相比,王皓的打法厚重有余,轻灵不足,加强相持实力没错,丢掉了传统直板的看家本领才是最要命的,韩国直板的前三板已经在某种程度上超过了中国同类型选手,我想这句话不能算是危言耸听:柳承敏的发球和正手抢攻质量目前只在马琳之上,不在马琳之下,直拍反胶的正手挑打技术也始终是中国球手的软肋——而这些,正是以往老一代国手纵横乒坛的看家本领。学了新技术,丢了老优势,新一代选手中,倒是陈杞,郝帅等横板选手秉承了不少前三板的东西,直拍越练越像横拍,而横板又有日益直板化的趋势,这倒是中国新生代选手中一个有趣的现象。但有趣归有趣,乒乓球的自身规律还是客观存在的,不管加入了什么样的新技术,直板的前三板和变化,横拍的相持能力永远是致胜的首要因素,不遵循这一规律的选手,很难打到最高境界。
  再说心理因素,如果说技术问题容易解决的话,那么心里问题可能会更加长久地困扰中国运动员,47届的男单全线失守,奥运会的功亏一篑,亚锦赛的铩羽而归,中国运动员的心理问题好像越来越多了。究其根源,金牌战略的压力,加上缺乏个性张扬的训练体系,在这样的两重影响下,运动员只能成为任教练和官员摆布的棋子而不可能有任何人格魅力,当一个人在生活中唯教练组马首是瞻,不能有自己的丝毫意愿时,心理素质不出问题才怪。大家还记得奥运会前的恋爱风波,我在当时的一篇文章中就写道;面对自己的女友身受不公正待遇时都不敢说半个不字,很难想象马琳王皓这两个大男人能够在沧海横流之际力挽狂澜,结果不幸被乌鸦嘴言中,马琳被老瓦干掉,王皓输给了自己。在这里旧事重提不是为了展示我事后诸葛亮般的聪明,而是想说,运动员的心理问题其实是一个人格问题,健全的心理素质依托于健全的人格,而健全的人格来自于健康的环境,所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当我们责怪某一个运动员心理有问题时,是不是该反思一下,以往被我们赞美有加的举国训练体制有没有值得商榷的地方:我们培养出了无数的世界冠军,但我们却始终无法培养出一个有人格魅力的偶像球员,瓦尔德内尔,金泽珠,格林卡,施拉格,萨姆索诺夫,以这些人的个性,如果生在中国国家队将会是一番什么样的情景,我不知道——但,一定耐人寻味。

共2页,当前在第1页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