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长胶打法的南拳与北腿-跑酷街    十个长胶十种打法,百个长胶就有百个不一样。当今活跃在成都业余乒乓球舞台上,长胶技术相对掌握较好的,我认为有:参谋长,王波,黄邦义,刘京犁,老袁,张海生和鄙人。现分门别类地加以说明。(可能是由于自己弧陋寡闻,末上榜的长胶高手望海涵)
  从握拍方式看,七人中两横五直;从配置看,千篇一律的正反反长,就不象前著名国手倪夏莲那样的正正反长;从地域看,除张海生属广义的成都外,其余六人均属成都市区;从使用长胶的型号看,除海生和老袁使用大维388d而外,其余五人使用清一色的天津友谊755;从长胶是否带海棉否,除两个横拍选手配置了0.8mm的薄海棉外,其余五人使用的都是光胶板。
  七块长胶打法可以大致分为以下三类:
  第一类,以防守为主,并实施反击的打法。以参谋长和黄一削为代表。先说黄,步伐灵活,爱球如命,削得相当稳健,意志作风顽强,其致命弱点是削不出转与不转,在吃尽了越来越多的业余选手巳充分认识了这一规律的苦头后,又有感于朱世赫的启发,现打法日逐完善,科学,反手位象军人保卫阵地那样严防死守,正手位可连续拉土弧圈,某种意义讲完全可以用粘得牢来形容,基本不失误。其不足处是力量不大,显得太温柔,有点挠痒痒的感觉,所以,黄一削当务之急不是练技术,而是练身体素质和肌肉力量,如能做好这一点,球技还可上一台阶,也免得受快枪手和马克西姆等的欺负。
  再说参谋长张朴,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省集训队队员,在那段时间里,乒乓情操得到广泛的陶野,为以后的成长作了一些铺垫。由于一直在解放军这座熔炉里进行烧铸,练就了铁骨钢筋的体魄,高级指挥官那种天生的指挥千军万马的作战能力,在乒乓竞技中得到了体现和升华。其打法似削非削,似打非打,似搓非搓,似防非防。第一感觉就是打法非常弥宗,飘渺,让人失误频频,加之他的精于算计,再加上他在军校时所学的心里学,往往作出的判断与结果恰好相违,正当你恢心丧气,巴不得战斗早点结束之际,参谋长的炮弹此时就会急风暴雨般地袭来---反攻开始了!
  总之,参谋长的长胶打法是欺软怕恶,靠落点,靠旋转变化取胜。如果对方火力不太猛或不适应长胶,就几乎看不到他的退台防守;如果对方进攻强劲或遇上能连续爆冲的弧圈,他就会象电影<<英雄儿女>>中的王成那样,人在阵地在,不惜一切代价,不顾疲劳的左跑右跑,退下去,又迎上来,常常打出一些“天文球”,直到最后取得胜利。
  第二类:长胶倒板打出反差的打法。以我师徒二人为典型,王波正式涉足成都业余乒坛相对较晚,从警官学校毕业调至成都后,由作“壁上观”到成长为成都超一流高手,时间之短,进步之神速,无不说明了其人在乒乓球,特别是长胶独特,创新打法上的天赋,从开始看球,习球,试打等诸方面看,都保留了一些我的痕迹(恕我不谦虚)。但仔细品味,他又在我的打法基础上有所创新和发展,硬是将长胶打法技术予以了发扬光大,现将我们二人的具体情况加以对比分析如下:(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