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贻可特点观感-跑酷街    邱贻可代表了当今横拍两面攻加弧圈型选手的先进技、战术。打法之老练,技、战术运用之合理,寻找战机之巧妙,真叫我这位老年乒乓球爱好者为之感叹!几年前在市乒校我同他打过球,对其特点较为熟悉,他在比赛中不生气,很灵巧。这两年水平猛长与他在乒校打的基础好,家庭教育等有关系。
  下面分析他的五个方面供业余乒乓球爱好者、发烧友们参考,对国球之普及起点推动作用。
  (一) 发球:发球短而转,下转、上转、短球反差大,(波尔把一个中短上转球接到两尺半高后感到莫名其妙。)进网球不出现半高球,偷袭发空挡位也恰当。
  (二) 接发球:摆短手感好,巧妙得象刘国梁,能进,能退,能大胆进入台内,发挥手腕与小臂相结合的接发球能力,又能很快退回,在台外与对手周旋。同时也能抓住机会摆空挡或抢攻。这是高水平队员少有的技能。不象一般选手只能退不能进,前进时只能把手伸进台内怕退不回来。
  (三) 两个不同的削球:本次大赛邱贻可有两个不同的削球。打波尔第六局5:10落后,仅1分波尔就会将大比分追平,在这逆境中他不慌不忙的寻找机会将比分追到9:10,此后打了两三个相持球时,邱贻可在对方凶猛的攻击中回给波尔一个机会球,波尔迅速作出反应,猛扣邱贻可反手,这球一落台反弹有一米多高,邱贻可在毫无反击之力的一瞬间,用了一个超高手(高于头顶)反削球(基因球)(见注释),把来球不规则的削到对方台上,迫使波尔也毫无准备的将来球击出,出界!比分追成10:10。波尔反复用手示意该球为连击,此时他已失态。暂停后邱贻可抓住战机一鼓作气再追两分,以12:10将波尔淘汰出局。第二个削球是后一场,当对手伦格罗夫救起一个十分难接的近网短球迫使邱贻可输一分后,伦格罗夫又将下一个球打到邱贻可的反手远台,邱贻可在这低于台面四、五十厘米位置的地方,平稳地削出一个低手不转的球到对方反手位,对方侧身拉球出界。邱贻可又将一名欧洲选手淘汰出局,成功进入16强。两个削球真是起到了扭转局势的作用:一个是高而十分被动的瞬间反应;一个是被动时冷静,平稳的过渡。都赢得了分!被动的一丝机会,被动中的不同反应,他抓住了,迅速地应变了!他成功了!这是多么难能可贵啊!
  (四) 反手快攻(快拨)中加弹打技术:邱贻可的这一技术在同欧洲一流选手的反手相持对抗中,先是大胆用反手准确地把球压向对方反手(左方)底线,在快速中再加速,即加速中还原更快更早之后,再用一板加速发力形成弹打,使对方顾不上这一像子弹般的初速度而被动失分。这是当今少有人掌握的高难度技术,比欧洲人先进了一步,是快攻加弧圈的先进范例,既可以拉出高水准的弧圈,又可以用其快速的弹打遏制对方的弧圈威力。
  (五) 起动快、还原快:这是邱贻可又一过人之处。作者早年编写的《国球普及之诀窍》中提到了“五快”,在正确的准备姿势、手法、步法的前提下应做到:引拍快、挥拍击球快、动作还原快、步伐移动快(包括起动快)、判断准而快。这是乒乓球运动员必备的基本技能。在特写镜头中观察,邱贻可的步法和比赛的综合移动,超过了欧洲选手的起动快、还原快,使他能在被动中力争主动或让对方主动,而自己则在冷静的动态中寻找机会,去控制对方。反手的还原快使他能在快速相持中再加速,形成了一套先进而独特的反手打法。
  注:基因球——笔者认为因邱贻可与陈俊吉为亲表兄弟,而陈俊吉在去年都江堰超级联赛中对孔令辉的一局中也曾使用过这种虽不规范但很奏效的一手。故称其为基因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