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王楠在世界杯上的表现说起-跑酷街    本次王楠在世界杯上重整旗鼓,在开始受挫于高军之后,一场比一场打得好。先给了鲍罗斯一个大鸭蛋,次挑帖亚娜于马下,紧接着又斩落风头正劲的张怡宁,还敬了一个4:0。新科巡回赛冠军牛剑峰也难当其锐,在老大姐面前很快就以4:1缴了枪。王楠用实际行动向世人再次显示了其无可争议的王者风范。连解说员洪钢最后也感叹说:王楠的厉害之处在于,她只要想赢的时候就能赢下来。虽然我对洪波的解说很不喜欢----他显然不怎么懂乒乓球,但是,这最后的一句点评却说对了。这就是王楠,以她的技术实力和打球的头脑,只要有赢球的欲望,目前的女子乒坛很难看到有什么人能够真正阻挡她。我在之前的一篇点评王楠的帖子中有提到,只要她想拿2004奥运会的冠军,我看不出有什么不可以的。有的朋友对这话还不以为然,我想,现在他们该有个重新认识了。
  在王楠输给高军之后,有朋友在网站上发贴认为王楠不行了之类的帖子。我有跟过一篇帖子略述了一下我的看法:王楠要再度雄起得受到外界刺激,比如遭领导痛斥或被男朋友甩等。我话音未落,果然徐寅生和蔡振华就很“配合”地批评了王楠,并且相关网站都有报导,看来批评得不轻。当然,我写这篇帖子的目的不是要证明我有先见之明(虽然我的确有)。我说那话也不是希望王楠倒霉,我那么地爱她,我更愿意见到她幸福和快乐。可是,她这低迷的状态的确是该改观了。不然,日子一长,这来自舆论和领导的压力也会让她和教练组吃不消。
  王楠之前打球都是浅笑盈盈的,但这一次我注意到她半决赛和决赛的两场球表情都很认真和凝重。可见,她对这两场球的重视程度是非常之高,我从她专注的眼神中重新又读到了她对胜利的渴望。在这种状态下,她的精力异常地集中,处理球都非常合理,下手也很果断。和张怡宁对阵时,精确的短球使张无从下手,而王楠抢先上手后发力和落点都非常地好。张的眼神很快就有点迷茫,她都不知从什么地方下手来打这场球了。到了第三局的中局就很快丧失了信心,草草抵抗就缴械了。牛剑峰刚得了第一个世界冠军,心气正高,头三局跟王楠都拼得很凶。从第四局开始,王楠完全达到了颠峰状态,打球合理自如,连续而流畅,落点变化极快,左右调动牛剑峰,使其不能站稳,也就不能舒服地发力。而王楠在台前移动速度要快过牛剑峰,每次击球就显得准备都很充分。在牛不能发力的情况下她抢先发力,从而全局主动。到了中局就把比分拉开,后两局轻松拿下。
  然而,让我心痛的是,王楠在赢球之后还是没有往日灿烂的笑容。她是一副欲哭又止的表情。即使在领奖台上,举起奖杯的时候,她还是那副表情。所以,这次领导的斥责给她的心理影响看来是很重的。我有点痛恨自己的“乌鸦嘴”了。
  从王楠的事例来看,我认为我们国家队的管理体制真的是应该改变一下了。球员到了一定的境界就会丧失动力,这是一个普遍现象。应当认真考虑用什么样的客观方法来解决。有的人可能会用邓亚萍的例子来反驳,我承认邓亚萍的境界很高,可是你不能要求每一个人都象邓亚萍那样,而且邓亚萍也只有一个。现实情况是,光用那些冠冕堂皇的意识形态的说教要求运动员拿出点精神来,别说她们厌,球迷们也早都厌了。很多运动员从小开始专业训练,打了二十几年也难免有点厌球情绪,没有功成名就时,还有动力推着他们前行,而在功成名就之后,你还象管十几岁的小孩一样管他(她)们,难免会有一点反弹。即使不会和教练顶嘴之类,在比赛中也会消极对抗。那些年纪较大成绩很好的球员,我认为就没必要用太严格的纪律来要求他们,给他们多一点自己的生活,多一点尊重和自主选择,可能更好一点。我的建议是国家队可以对那些获得过世界冠军的成年球员另行一套管理办法,给他们更多的空间和自己的生活。比如说他们的文化程度普遍不高,可以让他们用更多的时间在很好的年龄段接受大学的正规教育。用队内循环赛成绩作为派谁参加比赛的依据,用公平公开的竞争方法竞争主力位置,没必要让他们也天天封闭,过集体生活。这样同时也给了小队员更多的机会。把打球从一种职业变为球员们喜爱的爱好,他们的运动寿命也一定会更长一些。象格林卡,那么大年纪了还在每次的比赛中保持高度的激情,没有强烈的兴趣做支撑是很难做到的。按中国要求运动员的标准,他的那点基本功可能很难入中国国字号教练的法眼,可是人家也打出来了。和中国球员相比,欧洲球员的生活更为丰富多彩一些。我同时也认为,世界冠军们也都是一些人,并非用特殊材料制成的,他们也一样有权利要求丰富多彩的生活,乒乓球是他们生活中很重要的一个部分,但不应是全部。我们的教练和乒协官员更多应注意运动员的健康和全面发展上来,别老把目光紧盯在金牌上-----更何况,对于女子乒乓,现在金牌不是太少,而是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