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胶打法常遇到的几个问题—我的一点心得(续)-跑酷街    1)接对方的急长发球(指的是人们常说的比较冲的那种)。一般来说,用长胶接发球不太吃转,但接的质量好坏却是很有区别的。现在许多人与长胶球手打的多了,也琢磨出不少对付长胶的办法。比如:发两条线的急长侧上、下旋。因为许多打长胶的遇到这种发球,尤其是在比赛中,多是仓促地挡一板,但由于这种接发的“侵略”性太小,而且总是一成不变的这么接的话,就给了对手很大的预判空间。对方往往在发球前就已经想好了发抢的战术了:发完急下,球还没越过网,就已经做好了暴打的准备了;而发完急上,如果你档高了,他就冲,否则就能很从容地起一板高质量的加转,从而使长胶方立即陷入被动,我吃过不少这样的亏。我现在应对这种战术的体会是:在用反手接斜线急长时不要盲目减力挡短。因为如果对方发的是个急侧下的话,减力挡很容易下网,更不要被动地随便挡一个半长不短的球。相反要多发点力在上升后期或高点(不要太早)用侧切来接,而这种侧切是可以通过改变球拍的角度切斜、直两条线的。由于是侧切,所以往往可以借对方侧旋,使回球横着走。切斜线时,拍子的斜角尽量大些。我发现这样接急长侧旋发球(包括不转的奔球),质量和成功率都比较高。需要注意的是,如果是切斜线的话,最佳的落点选择是对方的反手小三角。如果控制不住的话,至少也得尽量把角度回得大些,长点不要紧,只是最好不要回到端线附近,怎么说呢?就是至少应该切到靠近边线的地方。做这种侧切的时候,动作会比较大些,也就是向左前方的挥拍轨迹(以右手为例,下同)比较长。而正是因为动作稍大,才保证了接发球的稳健性以及落点的隐蔽性,也能给对方造成些心理上的压力。接的时候拍型相对与垂直而言稍稍仰一点,不能太多,有一个不太大的引拍动作,以便可以使上腰部的力量。反手接发球用腰力?对!这也许是打长胶的一个特殊之处。在接球的瞬间做好重心交换(由右到左),这样接过去的球有较快的速度,而且比较低,能在一定程度上打乱对方发抢的部署。当然,任何接发球的方法都不能自始至终一个样,假如你的手感比较好,且能准确判断出来球的旋转,减力挡短(对付侧上或不转的奔球)也是不错的一种选择。如果对方发的是直线,我在别的帖子里已经谈到过,考虑到对方(右手执拍的)多数站在反手位发球,首先考虑用比较大的力(七成左右)打回斜线(亦可回直线),为了保证接球的稳健性,这时可以略微提一下肘,正手轻微的提肘是长胶打法经常需要的,特别是对付下旋球,这主要是可以避免手腕过多的晃动,从而提高拉、撩的命中率(我不提倡在发全力攻的时候提肘,而应该通过调整球拍的仰角,类似与任何胶皮的低球突击)。而有时由于判断的关系,来不及这么回的话,就只能削一板了。我在削这种球的时候,是借力、借旋转削的。板型相对直些,在高点或下降前期先切后送。由于先切了一下,所以回球一般不会很长,但比较转。动作是:引拍—>下切—>向前送一送(说时迟,那时快,还请大家体验一下)。如果削时的板型太仰的话,由于缺少了切的这一环节,回球也就不会很转,或许就是回了个“姑娘球”给对方。
  2)正手位的防守(包括靠近中路的偏正手位)。长胶反手位的防守相对容易些(?),而当对方攻正手位的时候,许多人的第一反应是把手伸过去,试图挡一板。这个习惯是非常不好的,我也曾犯过这样的错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我觉得必须得把那个坏习惯改掉!快带当然是最主动的办法,因为那样的回球速度快,对方很难继续发力攻,但对于不少业余球手来说似乎有点儿难度。所以,我比较赞同在对方来球的质量比较高的时候多用“快捂”和“截切”,而当来球质量不是特别高的时候,再发点力带,或发力打回头。所谓的快捂就是在上升期迎前借力档,我多是用此来防落点不是很长的球。而截切则是在上升期(最多是在上升后期,最好是在第一点,即上升前期)向下切一下,板型略垂直,高点截不是不行,而是难度大了一点。(顺便回johnhawk兄:你的理解是对的。只是很转的球也可以这样接)这个接法是前国手陈子荷的经典之作,窃以为这的确是我们打长胶的急需养成的一个正手位防守的好习惯。截切回的球由于是向下发力,所以很容易接出短球,且很低很转。这个动作与金云美的反手截击弧圈如出一辙,原理是一样的,只不过换到了正手。而陈子荷在接中路偏正手位的攻球时,会迅速地调节一下站位,用这个方法将球截回去。我在90年看亚运会陈与邓的单打比赛时,就注意到了这点,只是那时我还没能熟练地掌握这一技术,更没养成这个习惯。实话说这个“截切”难度并不大,重要的是得养成习惯。而不能每当对方攻己正手时,除了伸长手臂去挡,就是搏杀式地打回头,那不叫搏杀,我看叫自杀更贴切些。呵呵!
  3)与长胶选手打。许多打长胶的在遇到同样打法的人时,觉得办法不是很多,更多的就是来回地平推,轻撩,等对方失误。我在遇到长胶打法的对手时,有一个很深的体会,就是谁先用正手上手谁就能占得先机。而所谓的上手不是简单的正手攻,而是在平推的过程中主动侧身在高点期“刮”一下。这个“刮”的动作很像是攻,但其实不是。要领是:板型垂直(不能有一点后仰),手腕相对固定,发五六成的力击球,向左方多发点力,最后球拍略内旋一下。对方在频繁的平推中,遇到这种球很容易下网。另外,尽量不要发下旋球。多发些急上旋或奔球至对方的反手,对方挡回后即拱一下(无须发太大的力),这样对方平挡回来的球就不是很下旋,然后伺机侧身刮,如挡回来继续刮,对方借不上力,就容易下网了。
  4)拱与弹击的运用。许多人一旦遇到反手的下旋来球时,首先想到的就是拱。但你想过没有,对方也想到了啊!大概不少打长胶的都有这个体会:与经常在一起打球的朋友打的时候,拱的威力并不显得很强大。所以我觉得,在对付反手位的下旋时,应该采取拱弹结合的办法。遇到对长胶打法不是很适应的对手,可以多拱几板,反之则应该在拱得凶、拱得稳的基础上多用些弹打。对左手以弹斜线为主,对右手以弹直线为主。毕竟弹打的球速较快,突然性比较大,可有效地破坏对方“搓一板、推一板”的战术。
  5)正手位对付加转搓。我在以前的帖子里也提到过这个问题。对方在给你这板正手位的加转下旋时,已经准备好了下一板的进攻了。所以,我认为除了倒板拉高吊(应是偶尔为之,用的多了到末了还是得被人家推死)外,还是得多发点力打,弄得好能直接打死对方,最低限度对方也没那么容易打回头。当然,在打的时候须注意拍子后仰的角度更大些,多往前发力,在击球的最后阶段,前臂要略收一下,以确保命中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