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我做乒乓球解说员-跑酷街    在计划做解说员前,俺首先要学习掌握比赛规则、技战术、专业术语、了解乒乓球历史等等必备乒乓球知识。因为是耍嘴皮子的差事,俺还需练就一张好嘴才。吃葡萄不吐葡萄皮儿的绕口令俺时刻都要挂在嘴巴上。不把俺丰满厚实的嘴唇(也不是太厚,还不到两寸)磨的像蝉翼一般俺是决不会罢休的。俺还要研究若干历史名嘴的解说风格、特点、特长。个别名嘴让观众捧腹大笑的“精典”语录,也是俺的必修课,俺不想让您不该笑的时候大笑,俺心里明白着呢,您那是在笑俺是傻冒,是俺说出了您意想不到傻话。
  比赛开始前,俺先试试嘴皮功。各位观众:现在即将进行的比赛是在...举行的...杯,主裁辅裁...,运动员...,打法、特点、战绩...,俺请的顾问佳宾是...。如果还有时间的话,俺再介绍一点乒乓球常识、趣闻和当地风土人情。其实这些都是俺小秘早就给准备好的,无须俺受累的,只是口齿伶俐些别念错了就行。
  运动员上场了,在练球时间俺要先请佳宾顾问做一下简要的分析。俺偏不先说,更不敢预测胜负。俺知道胜负是瞬息万变的,以弱胜强、以小胜老、无名胜有名等等俺见的多啦。更主要的原因是:俺打小的时候就听说乌鸦的名声不好,尤其是它的嘴嘴。所以俺决不敢预测胜负,不能让观众说俺是乌鸦嘴。顾问要是预测了那是他的问题,不关俺的事。话又说回来了,人家顾问都是专家级的(比鬼都精),他才不预测呢。也就是俺这嘴上没把门的解说员才自作聪明的预测呢。
  比赛正式开始,你以为俺不知道,您现在要聚精会神地看比赛啦,所以俺会很知趣地尽量合上俺的两片蝉翼。比赛进行中,俺会根据自己的水平和能力,在恰当的时候,一般是在运动员捡球或小动作较多时加以介绍(俺晓得您也不愿意看多余的小动作,这时您不会烦俺多嘴的),并且专捡俺有把握的您爱听的说(观众是上帝,俺还是要溜须的吗)。但是,俺不会信口开河无休止地“展示”俺地乒乓“水平”,因为俺知道观众当中比俺水平高的多如牛毛,分析理解能力比俺强的也不计其数。没把握的不说,有把握的也少说,相信您也不会小看俺。尤其是在最为紧张的10平或精彩的对冲时,俺知道您正在目不转睛大气都不敢喘地盯着画面,俺晓得这时您最烦别人打扰,俺就闭住嘴,和您一同观赏。待精彩画面过后,俺再叫声“好”“漂亮”之类的话与您同乐,您意下如何?
  每局结束俺定要请身边的专家点评的,让观众了解双方输赢的关键所在。俺明知道专家的水平比俺这两下子要高的多,所以俺决不会插嘴的,这点您放心就是了,相信您也不会把俺当哑巴看待。借专家点评之际,俺还可以乘机喝点水,不过俺会叫嘴巴离话筒远点的,虽然蝉翼般的嘴唇,不再有吧嗒吧嗒声了,但也怕您听到俺粗鲁人咕咚咕咚的吞咽声。
  比赛不管场分3:0领先,还是局分10:5到了赛点,俺还是坚持不判定胜负,俺可是见过邓亚平反败为胜的场面,也知道刘国正扭转乾坤的战例。俺偏不断言胜负将如何如何(说实话俺这时还真有点忍不住了),坚决顶住巨大的想出风头的虚荣心压力,就是不当乌鸦嘴,气死想骂俺乌鸦嘴的人。
  比赛结束后,俺就报告一下总的比分和下一场的对阵形势、时间、地点等等,让您心里有个底儿,好届时收看。俺想这时您肯定不会讨厌俺多嘴多舌的。
  最后,俺特别要强调的一点是:比赛过程中,俺还常说一句让广大球迷最伤心的话:“由于时间原因、由于要转播...,观众朋友们再见!”。您千万千万可别冤枉俺啊,这不是人说的话,绝不是俺想说的呀,俺是接受了耳麦中的幕后指使,才昧着良心说的。俺和大家一样都是乒乓爱好者,打死俺也不愿意说啊!为了作好解说员工作,俺练得薄如蝉翼的嘴嘴,吃饭时都被面条划破数次啦,红水水哗哗地不知滴答了多少滴啊。俺如此付出,还不就是为了落个鹦鹉学舌好名声,以讨得球迷喜欢吗?别说乌鸦嘴了,就是和它沾亲带故的,夜里怪叫的猫头鹰、呱呱叫的鸭子... ...,俺也不和它们套近乎的。现在您该知道俺是老实厚道的人了吧,那句让广大球迷最伤心的话,也只有让球迷讨厌的人才能做的出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