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兴奋水平-跑酷街概述

提起比赛,一些运动员会显得雀跃万分,反过来说,有些运动员却会变得没精打采。最有趣的就是在同一个赛事或场合当中,不同的运动员可能都会分别有以上两种颇为极端的表现,只是在程度上有所不同而已;又或者是同一个运动员,在不同的赛事或场合当中,都可能会表现出不同程度的「兴奋水平」。一般人相信,运动员的「兴奋水平」越高,其表现也会越好。

何谓『兴奋水平』

根据gould与krane(1992),「兴奋水平」泛指一个有机体〔人〕的生理及心理活动,程度上可由熟睡一直伸延至强烈的兴奋。martens (1974) 就曾以汽车的引擎作为比喻:汽车的引擎可以高速地转动或只是慢慢地空转,如果引擎的强度可以用每分钟的转速来衡量,人体的强度便可以用「兴奋水平」来量度。不过,landers与boutcher (1993) 就提出反驳,他们指出人体和汽车的引擎是截然不同的──汽车的引擎在过热时可以被关掉,但只要人仍然是有一口气,则「兴奋水平」依旧还是处于一个自然的和行进中的状态。

当人处于「过高」的「兴奋水平」时,就会经历从自主神经系统 (autonomous nervous system, ans) 而来的种种使人厌恶的感性 (emotional) 反应(例如,紧张、担扰、恐惧、不安等)。这种失调的现象,往往被称为压力 (stress) 或焦虑 (anxiety)。

『兴奋水平』与『表现』的关系

根据drive理论 (hull, 1943; spence与spence, 1966),「兴奋水平」与表现成直线关系,亦即是说,「兴奋水平」越高,表现越好。oxendine (1984) 亦发现这种直线关系在力量、速度及耐力性项目尤为显著。不过,landers与boutcher (1993) 则指出在实际情况之下,就算是举重、短跑或中长跑运动员,他们似乎亦只有在某一程度的「兴奋水平」之下,才能发挥出应有的表现。因此,不同的运动项目或不同性质的任务,其「理想」的「兴奋水平」似乎亦有所不同。

理想的『兴奋水平』

无可置疑,运动员的「兴奋水平」与其表现的好坏有着直接的关系。特别在drive理论的影响下,教练员普遍会在赛前用一些鼓励的说话以激励 (psych-up) 运动员。可是「兴奋水平」与「焦虑」往往亦有连带关系,一般来说,焦虑的程度越低,对运动员的表现越加有利,过分的激励引至运动员到达一个过高的兴奋水平,反而是不智的做法。

另一个与「理想兴奋水平」有关的理论就是「倒-u」假设 (inverted-u hypothesis; yerkes与dodson, 1908)。根据「倒-u」假设,在某一程度之下,运动员的「兴奋水平」越高,其表现越好。但超过了这个程度之后,运动员的「兴奋水平」越高,其表现就会越差(见图一)。

 

lowe (1971) 就曾验证「兴奋水平」与棒球表现的关系。整体而言,其研究结果亦支持「倒-u」假设。不过,其研究还有以下两点重大的发现:(1) 个别球员的「最理想兴奋水平」有所不同(见图二),及 (2) 任务的难度亦会影响到个别球员的「最理想兴奋水平」。其它学者的研究亦得到相类似的结果 (fenz与epstein, 1969:跳伞运动员;klavora, 1979;sonstroem与bernardo, 1982:篮球运动员;gould, petlichkoff, simons与vevera, 1987:射击运动员;burton, 1988:游泳运动员)。

不过,martens (1987) 则认为「心理能量」(psychic energy) 一词比「兴奋水平」(arousal) 更能有效地解释这个有趣的现象。根据martens,「心理能量」泛指心理功能的各方面,当中的形容词可以包括:精力充沛、充满活力、强烈程度……等。而且,「心理能量」有正面(快乐、兴奋、富挑战性)及负面(愤怒、忧愁、厌倦、惊吓)之分(见图三)。正面的「心理能量」能够提高运动员的表现,而负面的「心理能量」则会降低运动员正常发挥的能力。

 

『心理能量』与『压力』的关系

mcgrath (1970) 指出,当一个人感到自己未能完成被要求去做的事情,而这个结果对他来说是重要的(例如,为国家夺取一面奖牌),「压力」便随之而产生。反过来说,martens (1987) 指出,当一个人感到一件任务很具挑战性,而又感到自己的能力应付得来,便会进入一个「顺流境况」(flow state,见图四)。所谓「顺流境况」是指运动员因为全神贯注于一个运动或比赛当中,不再受其它事物或感性反应(例如,焦虑、厌倦、恐惧等)的干扰,而且感到自己的身体及动作均能操控自如,因而达到最佳表现的状态。

『任务难度』与『兴奋水平』的关系

从图五可以观察到如果任务只涉及简单的动作,因为要求表现的水平一般较低,所以其「理想能量区」会较宽。亦即是说,就算是正面的「心理能量」不足,或者是负面的「心理能量」过高,对其表现都不会构成重大的不良影响。反过来说,要是任务涉及到较为复杂的动作,因为要求表现的水平相对较高,所以其「理想能量区」亦较窄。换句话说,只要正面的「心理能量」稍为不足,又或者是负面的「心理能量」略为偏高,都会影响到正常的表现。

 

 

『任务性质』与『兴奋水平』的关系(缺少)

 

调节『兴奋水平』的方法

要提升「兴奋水平」,可采用「自我谈话」的方法以激励自己的情绪。weinberg与gould (1995) 则建议可采用以下的方法来激励自己:(1) 刻意加速呼吸的节奏,(2) 做些激励的行动(例如,与队友吶喊或击掌),(3) 听些励志的音乐,及 (4) 利用意象 (imagery)去制造一个令人兴奋的环境。

想降低「兴奋水平」或放松自己,则可做些「深呼吸」或借助「渐进放松法」 (jacobson, 1938)。weinberg与gould (1995) 亦提议可尝试以下的方法:(1) 保持微笑,(2) 享受运动/比赛时的乐趣,(3) 把压力注入平时的练习当中,(4) 把节奏放慢下来,(5) 只专注于目前,及 (6) 预先设定比赛计划等。

最后,要注意的是只有运动员本身才最清楚自己的「理想能量区」,所以应帮助运动员认识「心理能量」和表现的关系,从而可以自行管理自己的「心理能量」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