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因素在中学运动队训练管理上的运用-跑酷街

 

  陈建忠,1961年2月21日出生。1982年8月任福建省大学生体操队队长,参加在北京举行的全国首届大学生运动会,荣获全国优秀运动员称号。1982年8月毕业于福建师大体育系,分配到泉州一中任教至今。多篇论文发表在省、市和全国报刊上,1985年11月15日《教师应根据学生生理特征、心理特点因材施教》发表于中国体育报;88年7月《体操运动员的选材与启门教学》96年8月《体操运动员的专项素质训练》99年7月《蹦床运动员的选材与启门教学》发表于福建体操简报。1985年首届教师节被评为泉州市优秀教师称号;1985年至89年任泉州一中教工团支部书记,体育教研组组长期间。我校参加市田径运动会比赛均获初中组、高中组团体总分第一名,女子篮球第一名,男子初中、高中组足球全市第一名;1985年7月由本人挑选组队,并编排和训练的校艺术体操队,参加省艺术体操比赛中荣获团体总分全省第一名。个人全能和单项第一名。98年10月及2000年4月分别参加全国蹦床锦标赛,荣获道德风尚奖;1998年5月福建省体操、技巧建队40周年庆祝大会上,由福建省省长习近平亲授“体育贡献奖”奖杯;2000年10月经评审,被推荐为福建省中学骨干教师,并参加培训;2000年5月所教的初三年段体育成绩名列全市中考体育成绩第一名。

  管理的方法大致可分为民主型、家长型和感情型三种。根据我国社会的传统文化及现在的新文化思维以及我们训练的特定情况进行分析,我们采用哪种类型的管理模式最为适合中学生运动队的训练?这是当前很值得探讨的重要问题。

  当前我国实施以发展经济为中心的改革开放政策,从而明确地指出了我国社会正从一个相对封闭的发展中国家努力向世界性强国过渡,这是一个渐进却又是山撼地动的动态巨变。

  开放政策使我国的传统文化正受到外来文化的冲击,我们既要保护自己优良的文化传统,又要向外来文化先进的东西学习,形成具有我国社会主义特色的文化并形成新的传统,我们的价值观念、思维形式、管理方式正发生着巨大变化,我国教育正从应试教育向素质教育发展,这将使我们教学及运动队训练的思路产生巨大的转变。

  鉴于上述的诸多问题的存在,“家长型”的管理,其一言堂的管理模式是会随着开放门户政策随之涌入的外来文化所冲击,特别是受到青少年的抵制,“家长型”的管理模式也有违我国教育政策的初哀。“民主型”的管理模式则容易造成涉世不深的青少年错误理解,从而造成无政策主义的滋生,甚至局面难以驾驭,使运动队的系统训练受挫。而“感情型”的管理模式符合我国的传统文化,也是外来文化能全盘接受的,它既是我传统的需要,也是外来文化的需要。

  现在的中学生多数是在父母的襁褓里转投到这个大集体的怀抱中,她们一起在父母的抚爱之中成长的,来到我们这个新集体之中还需要我们给予呵护。我们必需从父母感性的爱转到师长对他们投入理性的爱的阶段,促进其健康成长,由于是父母之爱的延续,还必定能取得家长的支持,取得社会的认可。

  运动员的动力主要来自精神而非物质奖励,所以感性投入是不可替代的。中学运动队大都是配合的集体项目,需要团队的团结协作精神,“感情型”管理教育不会造就“家长型”管理容易出现的征服意识,也不会出现“民主型”管理容易出现的放任自由。代之而起的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说情说理在集体中造成团结和谐的气氛,对训练起着极其重要的润滑剂作用。从中提高了队员处理人际关系的素质,从而大大地提高了教学效率。

  我们感情投入三个重要原则是:

  一、体现学领导和集体的关怀,而绝不是教练员的个人恩惠,从而体现我们社会主义制度给予队员的温暖。

  二、双面的原则。感情投入的双面即队员必须向学校这个集体投入情感,以高效的训练,学习成果及优良品质报效之。否则感情的投入或许散失殆尽,其教学效果之糟可想而知。

  三、与家长、学校和教师组成统一战线、联合对学生进行管理、教育,我们将强化了管理教育,堵住了漏洞,这样才能取得最显著的管理教育效果。

  教练员的一个充满信任和期盼的目光,一句和蔼、关切、鼓励和表扬的话语,都会在学生心中掀起感情的波涛,引起共鸣、师生间会有心心相印的体验。这种感情的“共振”,使学生会增强克服困难,战胜阻力的信心,对顺利实施教学步骤是至关重要的。心理学研究表明,良好的师生关系是造成学生良好的学习情绪的直接因素,著名的“罗森塔尔”试验,充分证明了情感在教学中起到不可低估的作用。

  总之,感情因素的运用,是教练员树立威信,组织教学,激励队员热爱学习,培养队员情感的重要条件,也是集中凝聚力的表现,是中学运动队每节训练课效率提高的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