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科研的思考-跑酷街注:这是一篇来至于网上的文章,好象是个论坛的帖子.

  我曾经做过专业运动员,教练,队医,科研人员,营养师,甚至是领队得活都干过,想说的是在中国想做一名高水平的技术过硬的教练员实在是太难了,当做了一名专业队教练时才会明白什么叫做身兼数职,什么叫做如饥似渴,需要做的事情太多太多,需要学习的知识也太多太多了。 
反观我国现在真正懂得运用理论进行执教的教练员并不多,很多教练还停留在经验执教的阶段,如此断送了很多优秀苗子的前程。 
我觉得如果想成为一名真正高水平的教练员需要精通以下专业:运动训练学,运动生理学,运动心理学,运动生化学,运动营养学,运动康复,运动选材学。需要掌握的学科有:药理学,运动解剖,遗传学,运动损伤,体育保健,教育学,生物力学,信息管理学。我学过体育大学的运动训练相关课程,也学过医科大学临床医学相关课程。感觉运动训练中所涉及到的学科基本上都是建立在基础医学的理论基础之上的。 
需要了解的外围知识学科当然是越多越好,除了所有这些学科之外还要有查阅外文文献的能力。除此之外我认为一名教练员的人格魅力很重要,对那些十几岁的还处在青春期的青少年运动员来讲,对运动员领导能力的强弱会直接影响到运动水平的发挥,怎样让队员能够完全信任教练的安排布置,对教练员可是很大的挑战,所以说管理能力是必不可少的,当然这是题外话了。 

  我所在的运动队运动损伤不太多见,特别是硬伤更少见了,多数是劳损导致的慢性损伤,所以一天的训练之后怎样恢复劳损部位的伤痛是队医和教练员最头疼的事,特别是大运动量训练状况下能够做到伤病的维持现状使其不再恶化就已经很满足了。队员大多都是在晚上才有时间做各种损伤治疗,理疗,按摩等,有时上午练完就要做治疗,否则下午训练会坚持不下来。 
  半月板损伤的情况我也见过,当时该队员在北医三院治疗,医生建议手术摘除,后来经过反复斟酌没有手术,而采用保守疗法。原因是当时马上要准备一个很重要的比赛,保守疗法无非就是每天做理疗,电针,砷灯什么的,理疗之后敷上活血化瘀的中药,防止关节腔积液,每天训练之前摘下中药。训练时尽量避免做对半月板有损的动作。这样一直坚持了一年多,结果该队员的膝盖竟然慢慢恢复了,甚至做一些大动作都没什么问题,不过光是一年多的中药就花去2万多。 
实际上对我这个项目(游泳)来讲,我对体能的恢复更感兴趣,前几年中国的游泳因为兴奋剂事件搞得大家挺狼狈的,实际上是有内情的,中国被一些国家涮了一把,最惨的还是游泳界。但是反过来讲如果当时教练员能充分了解相关药物的药理知识,哪怕基本的药理知识,加上通畅的信息获取能力也不至于被人家整成这样。 
高水平的教练员就像经验丰富的医生,同样的训练方法,同样的恢复手段,同样水平的运动员却能导致截然相反的比赛结果。几年前在国家队时有这样一个例子:一名队员成绩一直处在很低弥的状态,从两年前世界最好成绩一直下滑到国内排名7.8名,看上去好像不可能还能恢复最好状态了,但是队里为了照顾她还是为她争取到了奥运会的参赛资格。这样在她教练的精心调教下,赛前三四个月还认为不可能的事,在奥运会上竟然拿到了银牌,在我看来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现在我认为除去其他因素,体能的恢复和竞技能力的储备起到的作用实在太大了,而体能恢复和竞技能力储备最核心的问题就是强力营养素的使用。而我国正是这方面的科研能力落后才导致很多体能竞技项目的落后,特别是表现在体育“阴盛阳衰”的现象上。在游泳界一个很出名的故事:美国游泳队一名曾带出8枚奥运会金牌,十几个世界冠军的教练居然根本不会游泳,而是一名生物学教授。说到底还是相信科学,我国体育界喊了那么多年“科学训练”,可实际上单纯依靠经验教学的教练员还很多,希望我们懂得真正运用科学的教练员越来越多,而很多搞运动医学的学者因为对竞技体育的不了解造成科研资源的浪费,说句实话现在体委科研所的科研人员搞出来的科研成果有多少在运动队派上用场呢?所以也衷心希望我们的竞技体育能够充分的利用医学的科研能力与医学能够更全面更深入的联系在一起。 
  在我国科研如何与训练结合是一个亟待 “ 深入” 的 “ 大课题”。说白了就是我国的经济体育和科学研究、科学训练是比较脱节的!为什么呢,我认为原因如下: 

1. 教练原因。我国教练员大多是专业运动员出身,相信这点不用去统计大家都很清楚。--当然,我不是否认我国教练员的能力。但专业运动员出身的教练就很容易用经验处理实际中出现的问题。在训练周期的安排,强度和量的控制,运动员伤病情况的具体处理等各方面上肯定就和我们纯粹的科研人员有一定的分歧,而在实际训练中,我们科研人员只能给教练员提供科研数据,采纳与否完全取决于教练。这点上我们必须承认在短时间内无法改变,因为我国竞技体育 “ 举国体制 ”就是如此。何况,从另一个角度而言,的确也应该听从教练员的安排。这里边就有很多道不清,说不明的东西在里边了。圈内人都应该很明白。我回到原题上来,我们更多地讨论专业和学术吧  

2.科研人员方面。我国已经提了很多年的 “ 科学训练 ”了,但我们的竞技体育的科研成分到底有多少呢? 说实话,我不是太乐观--当然,也谈不上悲观。因为任何事物的发展都有个痛苦的过程,正如同我国现在各方面深入的改革一样,漫长、痛苦--但又不能一下子就完全跨过去!我认为的现状:科学训练在体能类项目中的地位还是不重。毕竟像刘翔那样拥有一个科研组的人还是不多(他的科研组是九个人,长期建立各项生理指标数据库,纵向比较从而为教练提供科学数据,教练据结果科学制定、调控其运动训练),应该说是极少--他们小组通过共同努力也获得了最大的回报。 
巧合的是我们运动实验室也是九个人,但只是零星地为一些高水平运动员做运动功能评价,还没能系统地建立起纵向监控,在整个过程中也是高度保密 
,某些教练员也对我们科研人员不信任。甚至还有些运动员是瞒着教练员过来做测试的--有了伤病不能让队里知道,如果知道就可能涉及到一个退队的问题。现实很残酷。 
我觉得我们不该完全把希望完全寄托在教练身上,那样太幼稚了。在国外,像你说的不会游泳的教练调教出8枚奥运金牌运动员可能不多,在我国就更是凤毛麟角。好教练甚至和尖子运动员一样是国宝,朱建华后边站着一个胡鸿飞,刘翔身后有个孙海平,女排后边的陈忠和……都是经历了无数磨难才百炼成钢……长期来看,科学对训练起的作用还是最大的。不相信科学肯定走弯路的. 

3.科研和竞技结合的非常不够,也就是说科研和竞技是脱节的。这是阻碍我国当前竞技运动水平提高的一个核心问题。正如 xhb8287 战友所说:现在体科所科研人员搞出来的科研成果有多少在运动队派上用场呢?二者的结合问题是症结所在啊(就目前而言)。我国很多高水平运动队教练训练是一套,科研人员的运动功能实验又是一套,虽然规定一定级别的运动队要配备科研队伍,但是如何将科研和训练结合值得深思,也可以说是如何让我们的高水平运动队教练采用我们科研人员的科研成果是个难点。 

4.损伤问题。我国运动员运动寿命短,这是世界周知。为啥呢?我认为这又涉及到科学训练了,运动队带伤训练和比赛是家常便饭,长期如此,能不造成慢性损伤?能不造成老伤?能不减少运动寿命?!我们的运动监测怎么做的呢?我们的科研成果只是体现在了权威核心、核心刊物上边?什么时候才能“研”以致用啊?!这需要我们无数运动医学相关工作者一起努力,这个过程真的太痛苦了,我们需要像战士一样的前行?可是,还必须得考虑到现实……运动员的损伤我们一直很重视,但我冷静地想了想,我们重视的是什么呢?我们重视的是治病,不是合理预防和避免啊!没有科学训练,伤病肯定多啊,做的无用功也肯定多啊!都知道伤病猛于虎,但我们为什么不将这些危险因素早些控制呢?这也是一个多方面综合作用的结果!!! 
    
一个好运动员的出现是好的天分,好的教练,好的科研后备支持,较为宽松的环境等等等等共同作用的结果。要改变圈内的这种现象,不是我们一己之力能办到的。教练有教练的无奈,我们科研人员有我们的痛楚。唉,写了那么多,套用一句清华的说法作结吧:从我做起,从小事做起。 
渴望与各位战友交流。 
     
     非常同意你的观点,中国和体育高水平国家相比,不同之处在于体制结构,而结构的差异对我国来讲各有利弊,国外有科研教练,一般这类人员是既精通运动训练又懂得运动医学的高技术人才,可惜这类人才在我国实在太少了,可用凤毛麟角来形容。原因还是体制结构问题,在国内以前大部分运动员退役之后没有学上(当然现在正在改观),由于青少年时期大部分时间都奉献给了体育事业,文化基础很差,不要说读公认难读的医学专业,就是普通的文科专业都难完成。 
     
   科研人员与教练员配合的确是很不够,原因还是在体制,管理结构不同,科研人员与教练员在走两条路,很难说目的就是一致的。科研人员以论文数量,cia指数做为考核标准;教练员以奖牌数作为考核指标,虽然同是拴在一条绳上的蚂蚱,但在向两个方向挣脱。而这其中最可怜的还是运动员,除了成绩当然大家皆大欢喜,大家都有奖励。如果成绩出不来,运动员成了试验品不说,还要为自己前程担忧。这其中最大的收益者恐怕就是领导了,尽管拿不了金牌领导可能会乌纱帽不保,但可以换个单位继续发光发热呀,政绩捞不到饭碗还是能保住的;科研人员还好一点,至少还能从中收获一些数据做为失败换来的经验(失败是成功之母嘛!)。最惨的是教练和运动员,每一届全运会之后全国各地都要安置大量运动员退役,搞不好教练也要一起下岗回家待着去了,这个奇怪的现象不知何时才能改变。发这些牢骚没有什么用,还是说些有用的吧。 
      
   运动损伤的问题我觉得主要在于教练员的意识,为队员灌输的“为国争光”“无私奉献”这些精神并不错,但“为国争光”“无私奉献”并不代表不保护自己,“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运动员绝对不可能成为优秀运动员!”懂得善于保护自己的运动员才有可能成为真正的优秀运动员。这方面教练员对运动员的思想意识培养不够,甚至让队员觉得自己在赛场上受了伤是件很光荣的事。我记得有一个贴子是“运动损伤有时是不可避免的”,我个人认为这是一个错误的观点,至少是过于极端,除了少数损伤性运动项目(如拳击,散打,柔道)之外,其他绝大多数的运动项目都是能够做到主动避免损伤发生的。而不能避免损伤发生的主要原因就是训练水平不够和自我保护的意识不足,高水平运动员是完全有能力将自身损伤的发生程度降到最低的(当然在比赛中被对方恶意伤害是很难防范的)。 

   慢性损伤的问题如果在训练中做好预防措施也是完全能够避免的。至于“我们经常会碰到这样的问题——教练问这个队员现在的情况能否训练,训练的称度,能否参加比赛。如果两天后就是比赛了,队员发高烧,你怎么回答呢?还有两周就比赛了,队员骨折了,你怎么回答呢?如果照搬书本肯定是不能参加比赛啦,但结果运动员坚持比赛还拿了成绩,教练以后还会信你吗?”这个问题我觉得本身就是可笑的,如果队员在赛前身体状态不好或者处在疾病状态下,那么教练员正确的做法应该是站在保护运动员的角度上来处理问题。而相反如果坚持让运动员参赛可能会让运动员拿到好成绩,但这种短视的行为所导致的结果就是加重损害了运动员的长期运动能力,缩短运动员的运动寿命,为什么国外运动员的运动寿命普遍要高于国内运动员的运动寿命呢?实际上与运动员身体素质的关系是不大的,主要还是在于主动意识的培养。同时加强运动科研和体育医务监督的监控措施,有效避免运动疲劳过度的发生,这样完全可以降低运动损伤的发生并能够有效的延长运动员的运动寿命。 
我的观点可能还不太成熟,但希望能够吸引大家多多讨论! 

   
  一、我不谈大体制,敏感,可操作性不大,很容易被版主等有特权的相关人员 “ 镇压 ”(几个主任看见我这句话,应该会心一笑吧) 
   
   二、核心问题在于教练和科研的结合。我上文说过:教练有教练的难处,科研人员有科研人员的痛楚。 
在这里有个美好的设想:接近刘翔的科研后备组、教练的情况。相处融洽,各司其职,取得最大效益。这个总有一天会变成现实--至少能很大程度上得到改观。教练员合理采用科研人员的科研成果,达到真正的 科学训练 ,用最小的付出收到最大的训练效果。但现阶段我们的教练和科研人员不能很和谐地配合。 
教练的难处:教练也要生存。而在圈内最才酷最现实的就是:成绩。所以就出现了不管运动员具体情况。没伤,要上;有伤,还是要上。不管教练员是否爱护运动员,关键时刻还是要运动员上去拼命。这也是竞技体育的残酷性! 
     
   我们科研人员的痛楚:我们能做的就是运用我们的知识。但是最终采用与否在于教练,所以我们很是无奈。我们认为我们是正确、科学的,但很可能我们的成就感只能最终体现核心、权威核心刊物上,最后随时间老去……但我们换位思考:如果我们是教练员,我们能不能做到现在教练的成绩,这还很难说呢,说不定科研人员还真不如人家--楼主开帖就说得非常好:好教练难当,好教练少啊。何况,教练还常常用我们科研人员认为不太科学的方式和训练方法拿到了世界杯赛、世界锦标赛、奥运会的冠军或者其他好成绩,教练们常常说:我们没用××× 的科研成果,同样拿了冠军。他们会用 “只知道摆弄书本的穷书生” “纸上谈兵” 等字眼来形容科研人员。确切地说,科研人员在竞技体育中现在还是处于从属地位,如果和教练关系处理得不好,监测不让你做,你能奈他何?!这个问题很无奈,我们大家都很无奈。 说道处于从属地位,在竞技体育里边还有一群比较特殊的人也处于从属地位:队医。 

    队医不是搞监测的,他们也需要很多很多知识,但严格说来他们还不属于 “科研人员”,(我不带任何偏见,只是二者的角色和分工的确不同。在国外尤其明显,国内却有些混乱!)这个界定我们大家自己品味,无需我多说。所以就出现一个战友说的“ 我们经常会碰到这样的问题——教练问这个队员现在的情况能否训练,训练的称度,能否参加比赛。如果两天后就是比赛了,队员发高烧,你怎么回答呢?还有两周就比赛了,队员骨折了,你怎么回答呢?如果照搬书本肯定是不能参加比赛啦,但结果运动员坚持比赛还拿了成绩,教练以后还会信你吗?”战友在这里过于低估了科研人员,而且把我所说的科研人员与纯粹的队医混为一谈了。队医也是很难,我有过切身体验。这一点上队医和科研人员都是从属于教练组的,但另一方面,科研人员和队医能反馈给教练组的信息和建议是不一样的。只是现在的体制限制了很多能动性的发挥,所以掩盖了很多很多东西。又说到体制上了,我打住。 

    运动损伤的问题我觉得主要在于教练员的意识,“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运动员绝对不可能成为优秀运动员!”懂得善于保护自己的运动员才有可能成为真正的优秀运动员。而不能避免损伤发生的主要原因就是训练水平不够和自我保护的意识不足,高水平运动员是完全有能力将自身损伤的发生程度降到最低的(当然在比赛中被对方恶意伤害是很难防范的)。慢性损伤的问题如果在训练中做好预防措施也是完全能 注:这是一篇来至于网上的文章,好象是个论坛的帖子.

   我曾经做过专业运动员,教练,队医,科研人员,营养师,甚至是领队得活都干过,想说的是在中国想做一名高水平的技术过硬的教练员实在是太难了,当做了一名专业队教练时才会明白什么叫做身兼数职,什么叫做如饥似渴,需要做的事情太多太多,需要学习的知识也太多太多了。 
反观我国现在真正懂得运用理论进行执教的教练员并不多,很多教练还停留在经验执教的阶段,如此断送了很多优秀苗子的前程。 
我觉得如果想成为一名真正高水平的教练员需要精通以下专业:运动训练学,运动生理学,运动心理学,运动生化学,运动营养学,运动康复,运动选材学。需要掌握的学科有:药理学,运动解剖,遗传学,运动损伤,体育保健,教育学,生物力学,信息管理学。我学过体育大学的运动训练相关课程,也学过医科大学临床医学相关课程。感觉运动训练中所涉及到的学科基本上都是建立在基础医学的理论基础之上的。 
需要了解的外围知识学科当然是越多越好,除了所有这些学科之外还要有查阅外文文献的能力。除此之外我认为一名教练员的人格魅力很重要,对那些十几岁的还处在青春期的青少年运动员来讲,对运动员领导能力的强弱会直接影响到运动水平的发挥,怎样让队员能够完全信任教练的安排布置,对教练员可是很大的挑战,所以说管理能力是必不可少的,当然这是题外话了。 

  我所在的运动队运动损伤不太多见,特别是硬伤更少见了,多数是劳损导致的慢性损伤,所以一天的训练之后怎样恢复劳损部位的伤痛是队医和教练员最头疼的事,特别是大运动量训练状况下能够做到伤病的维持现状使其不再恶化就已经很满足了。队员大多都是在晚上才有时间做各种损伤治疗,理疗,按摩等,有时上午练完就要做治疗,否则下午训练会坚持不下来。 
  半月板损伤的情况我也见过,当时该队员在北医三院治疗,医生建议手术摘除,后来经过反复斟酌没有手术,而采用保守疗法。原因是当时马上要准备一个很重要的比赛,保守疗法无非就是每天做理疗,电针,砷灯什么的,理疗之后敷上活血化瘀的中药,防止关节腔积液,每天训练之前摘下中药。训练时尽量避免做对半月板有损的动作。这样一直坚持了一年多,结果该队员的膝盖竟然慢慢恢复了,甚至做一些大动作都没什么问题,不过光是一年多的中药就花去2万多。 
实际上对我这个项目(游泳)来讲,我对体能的恢复更感兴趣,前几年中国的游泳因为兴奋剂事件搞得大家挺狼狈的,实际上是有内情的,中国被一些国家涮了一把,最惨的还是游泳界。但是反过来讲如果当时教练员能充分了解相关药物的药理知识,哪怕基本的药理知识,加上通畅的信息获取能力也不至于被人家整成这样。 
高水平的教练员就像经验丰富的医生,同样的训练方法,同样的恢复手段,同样水平的运动员却能导致截然相反的比赛结果。几年前在国家队时有这样一个例子:一名队员成绩一直处在很低弥的状态,从两年前世界最好成绩一直下滑到国内排名7.8名,看上去好像不可能还能恢复最好状态了,但是队里为了照顾她还是为她争取到了奥运会的参赛资格。这样在她教练的精心调教下,赛前三四个月还认为不可能的事,在奥运会上竟然拿到了银牌,在我看来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现在我认为除去其他因素,体能的恢复和竞技能力的储备起到的作用实在太大了,而体能恢复和竞技能力储备最核心的问题就是强力营养素的使用。而我国正是这方面的科研能力落后才导致很多体能竞技项目的落后,特别是表现在体育“阴盛阳衰”的现象上。在游泳界一个很出名的故事:美国游泳队一名曾带出8枚奥运会金牌,十几个世界冠军的教练居然根本不会游泳,而是一名生物学教授。说到底还是相信科学,我国体育界喊了那么多年“科学训练”,可实际上单纯依靠经验教学的教练员还很多,希望我们懂得真正运用科学的教练员越来越多,而很多搞运动医学的学者因为对竞技体育的不了解造成科研资源的浪费,说句实话现在体委科研所的科研人员搞出来的科研成果有多少在运动队派上用场呢?所以也衷心希望我们的竞技体育能够充分的利用医学的科研能力与医学能够更全面更深入的联系在一起。 
  在我国科研如何与训练结合是一个亟待 “ 深入” 的 “ 大课题”。说白了就是我国的经济体育和科学研究、科学训练是比较脱节的!为什么呢,我认为原因如下: 

1. 教练原因。我国教练员大多是专业运动员出身,相信这点不用去统计大家都很清楚。--当然,我不是否认我国教练员的能力。但专业运动员出身的教练就很容易用经验处理实际中出现的问题。在训练周期的安排,强度和量的控制,运动员伤病情况的具体处理等各方面上肯定就和我们纯粹的科研人员有一定的分歧,而在实际训练中,我们科研人员只能给教练员提供科研数据,采纳与否完全取决于教练。这点上我们必须承认在短时间内无法改变,因为我国竞技体育 “ 举国体制 ”就是如此。何况,从另一个角度而言,的确也应该听从教练员的安排。这里边就有很多道不清,说不明的东西在里边了。圈内人都应该很明白。我回到原题上来,我们更多地讨论专业和学术吧  

2.科研人员方面。我国已经提了很多年的 “ 科学训练 ”了,但我们的竞技体育的科研成分到底有多少呢? 说实话,我不是太乐观--当然,也谈不上悲观。因为任何事物的发展都有个痛苦的过程,正如同我国现在各方面深入的改革一样,漫长、痛苦--但又不能一下子就完全跨过去!我认为的现状:科学训练在体能类项目中的地位还是不重。毕竟像刘翔那样拥有一个科研组的人还是不多(他的科研组是九个人,长期建立各项生理指标数据库,纵向比较从而为教练提供科学数据,教练据结果科学制定、调控其运动训练),应该说是极少--他们小组通过共同努力也获得了最大的回报。 
巧合的是我们运动实验室也是九个人,但只是零星地为一些高水平运动员做运动功能评价,还没能系统地建立起纵向监控,在整个过程中也是高度保密 
,某些教练员也对我们科研人员不信任。甚至还有些运动员是瞒着教练员过来做测试的--有了伤病不能让队里知道,如果知道就可能涉及到一个退队的问题。现实很残酷。 
我觉得我们不该完全把希望完全寄托在教练身上,那样太幼稚了。在国外,像你说的不会游泳的教练调教出8枚奥运金牌运动员可能不多,在我国就更是凤毛麟角。好教练甚至和尖子运动员一样是国宝,朱建华后边站着一个胡鸿飞,刘翔身后有个孙海平,女排后边的陈忠和……都是经历了无数磨难才百炼成钢……长期来看,科学对训练起的作用还是最大的。不相信科学肯定走弯路的. 

3.科研和竞技结合的非常不够,也就是说科研和竞技是脱节的。这是阻碍我国当前竞技运动水平提高的一个核心问题。正如 xhb8287 战友所说:现在体科所科研人员搞出来的科研成果有多少在运动队派上用场呢?二者的结合问题是症结所在啊(就目前而言)。我国很多高水平运动队教练训练是一套,科研人员的运动功能实验又是一套,虽然规定一定级别的运动队要配备科研队伍,但是如何将科研和训练结合值得深思,也可以说是如何让我们的高水平运动队教练采用我们科研人员的科研成果是个难点。 

4.损伤问题。我国运动员运动寿命短,这是世界周知。为啥呢?我认为这又涉及到科学训练了,运动队带伤训练和比赛是家常便饭,长期如此,能不造成慢性损伤?能不造成老伤?能不减少运动寿命?!我们的运动监测怎么做的呢?我们的科研成果只是体现在了权威核心、核心刊物上边?什么时候才能“研”以致用啊?!这需要我们无数运动医学相关工作者一起努力,这个过程真的太痛苦了,我们需要像战士一样的前行?可是,还必须得考虑到现实……运动员的损伤我们一直很重视,但我冷静地想了想,我们重视的是什么呢?我们重视的是治病,不是合理预防和避免啊!没有科学训练,伤病肯定多啊,做的无用功也肯定多啊!都知道伤病猛于虎,但我们为什么不将这些危险因素早些控制呢?这也是一个多方面综合作用的结果!!! 
    
一个好运动员的出现是好的天分,好的教练,好的科研后备支持,较为宽松的环境等等等等共同作用的结果。要改变圈内的这种现象,不是我们一己之力能办到的。教练有教练的无奈,我们科研人员有我们的痛楚。唉,写了那么多,套用一句清华的说法作结吧:从我做起,从小事做起。 
渴望与各位战友交流。 
     
     非常同意你的观点,中国和体育高水平国家相比,不同之处在于体制结构,而结构的差异对我国来讲各有利弊,国外有科研教练,一般这类人员是既精通运动训练又懂得运动医学的高技术人才,可惜这类人才在我国实在太少了,可用凤毛麟角来形容。原因还是体制结构问题,在国内以前大部分运动员退役之后没有学上(当然现在正在改观),由于青少年时期大部分时间都奉献给了体育事业,文化基础很差,不要说读公认难读的医学专业,就是普通的文科专业都难完成。 
     
   科研人员与教练员配合的确是很不够,原因还是在体制,管理结构不同,科研人员与教练员在走两条路,很难说目的就是一致的。科研人员以论文数量,cia指数做为考核标准;教练员以奖牌数作为考核指标,虽然同是拴在一条绳上的蚂蚱,但在向两个方向挣脱。而这其中最可怜的还是运动员,除了成绩当然大家皆大欢喜,大家都有奖励。如果成绩出不来,运动员成了试验品不说,还要为自己前程担忧。这其中最大的收益者恐怕就是领导了,尽管拿不了金牌领导可能会乌纱帽不保,但可以换个单位继续发光发热呀,政绩捞不到饭碗还是能保住的;科研人员还好一点,至少还能从中收获一些数据做为失败换来的经验(失败是成功之母嘛!)。最惨的是教练和运动员,每一届全运会之后全国各地都要安置大量运动员退役,搞不好教练也要一起下岗回家待着去了,这个奇怪的现象不知何时才能改变。发这些牢骚没有什么用,还是说些有用的吧。 
      
   运动损伤的问题我觉得主要在于教练员的意识,为队员灌输的“为国争光”“无私奉献”这些精神并不错,但“为国争光”“无私奉献”并不代表不保护自己,“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运动员绝对不可能成为优秀运动员!”懂得善于保护自己的运动员才有可能成为真正的优秀运动员。这方面教练员对运动员的思想意识培养不够,甚至让队员觉得自己在赛场上受了伤是件很光荣的事。我记得有一个贴子是“运动损伤有时是不可避免的”,我个人认为这是一个错误的观点,至少是过于极端,除了少数损伤性运动项目(如拳击,散打,柔道)之外,其他绝大多数的运动项目都是能够做到主动避免损伤发生的。而不能避免损伤发生的主要原因就是训练水平不够和自我保护的意识不足,高水平运动员是完全有能力将自身损伤的发生程度降到最低的(当然在比赛中被对方恶意伤害是很难防范的)。 

   慢性损伤的问题如果在训练中做好预防措施也是完全能够避免的。至于“我们经常会碰到这样的问题——教练问这个队员现在的情况能否训练,训练的称度,能否参加比赛。如果两天后就是比赛了,队员发高烧,你怎么回答呢?还有两周就比赛了,队员骨折了,你怎么回答呢?如果照搬书本肯定是不能参加比赛啦,但结果运动员坚持比赛还拿了成绩,教练以后还会信你吗?”这个问题我觉得本身就是可笑的,如果队员在赛前身体状态不好或者处在疾病状态下,那么教练员正确的做法应该是站在保护运动员的角度上来处理问题。而相反如果坚持让运动员参赛可能会让运动员拿到好成绩,但这种短视的行为所导致的结果就是加重损害了运动员的长期运动能力,缩短运动员的运动寿命,为什么国外运动员的运动寿命普遍要高于国内运动员的运动寿命呢?实际上与运动员身体素质的关系是不大的,主要还是在于主动意识的培养。同时加强运动科研和体育医务监督的监控措施,有效避免运动疲劳过度的发生,这样完全可以降低运动损伤的发生并能够有效的延长运动员的运动寿命。 
我的观点可能还不太成熟,但希望能够吸引大家多多讨论! 

   
  一、我不谈大体制,敏感,可操作性不大,很容易被版主等有特权的相关人员 “ 镇压 ”(几个主任看见我这句话,应该会心一笑吧) 
   
   二、核心问题在于教练和科研的结合。我上文说过:教练有教练的难处,科研人员有科研人员的痛楚。 
在这里有个美好的设想:接近刘翔的科研后备组、教练的情况。相处融洽,各司其职,取得最大效益。这个总有一天会变成现实--至少能很大程度上得到改观。教练员合理采用科研人员的科研成果,达到真正的 科学训练 ,用最小的付出收到最大的训练效果。但现阶段我们的教练和科研人员不能很和谐地配合。 
教练的难处:教练也要生存。而在圈内最才酷最现实的就是:成绩。所以就出现了不管运动员具体情况。没伤,要上;有伤,还是要上。不管教练员是否爱护运动员,关键时刻还是要运动员上去拼命。这也是竞技体育的残酷性! 
     
   我们科研人员的痛楚:我们能做的就是运用我们的知识。但是最终采用与否在于教练,所以我们很是无奈。我们认为我们是正确、科学的,但很可能我们的成就感只能最终体现核心、权威核心刊物上,最后随时间老去……但我们换位思考:如果我们是教练员,我们能不能做到现在教练的成绩,这还很难说呢,说不定科研人员还真不如人家--楼主开帖就说得非常好:好教练难当,好教练少啊。何况,教练还常常用我们科研人员认为不太科学的方式和训练方法拿到了世界杯赛、世界锦标赛、奥运会的冠军或者其他好成绩,教练们常常说:我们没用××× 的科研成果,同样拿了冠军。他们会用 “只知道摆弄书本的穷书生” “纸上谈兵” 等字眼来形容科研人员。确切地说,科研人员在竞技体育中现在还是处于从属地位,如果和教练关系处理得不好,监测不让你做,你能奈他何?!这个问题很无奈,我们大家都很无奈。 说道处于从属地位,在竞技体育里边还有一群比较特殊的人也处于从属地位:队医。 

    队医不是搞监测的,他们也需要很多很多知识,但严格说来他们还不属于 “科研人员”,(我不带任何偏见,只是二者的角色和分工的确不同。在国外尤其明显,国内却有些混乱!)这个界定我们大家自己品味,无需我多说。所以就出现一个战友说的“ 我们经常会碰到这样的问题——教练问这个队员现在的情况能否训练,训练的称度,能否参加比赛。如果两天后就是比赛了,队员发高烧,你怎么回答呢?还有两周就比赛了,队员骨折了,你怎么回答呢?如果照搬书本肯定是不能参加比赛啦,但结果运动员坚持比赛还拿了成绩,教练以后还会信你吗?”战友在这里过于低估了科研人员,而且把我所说的科研人员与纯粹的队医混为一谈了。队医也是很难,我有过切身体验。这一点上队医和科研人员都是从属于教练组的,但另一方面,科研人员和队医能反馈给教练组的信息和建议是不一样的。只是现在的体制限制了很多能动性的发挥,所以掩盖了很多很多东西。又说到体制上了,我打住。 

    运动损伤的问题我觉得主要在于教练员的意识,“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运动员绝对不可能成为优秀运动员!”懂得善于保护自己的运动员才有可能成为真正的优秀运动员。而不能避免损伤发生的主要原因就是训练水平不够和自我保护的意识不足,高水平运动员是完全有能力将自身损伤的发生程度降到最低的(当然在比赛中被对方恶意伤害是很难防范的)。慢性损伤的问题如果在训练中做好预防措施也是完全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