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酷激情源自腾空快感 “羽翼社”是岛城有名的跑酷团体-跑酷街

“嘭”的一声,一个漂亮的前空翻之后,一名少年双脚稳稳地落在沙滩上,周边的同伴给出了喝彩声。在八大关花石楼附近的二浴沙滩上,虽然道具仅有两个装满沙子的蛇皮袋子,但少年们跑酷的动作却足够动感洒脱,吸引了不少路过的游客驻足观赏,有的游客甚至拿起相机捕捉少年们训练的瞬间。少年们仍然沉浸在跑酷氛围中不停地练习动作,他们头上、身上沾满了沙子,一个动作做了几十遍,但是仍不停歇,因为跑酷让他们充满热情。
因为爱上跑酷
少年们聚集在一起
近几年“跑酷”才进入中国,对于想学跑酷的年轻人来说,找到每个城市中的跑酷团体至关重要。在青岛,就有一个这样的团体——羽翼社,他们的训练地是八大关花石楼附近的二浴沙滩,这也成为岛城经典的跑酷训练地。“二浴沙滩的沙子非常细腻,是练习跑酷很好的垫子。”猴子说,正是有了这么一处场所,不仅是市区周边,连城阳、黄岛甚至平度的跑酷爱好者都会被聚集过来。
“当初和其他人都不认识,我们是因为跑酷才熟起来。”猴子说,当时他是来沙滩这边玩,看到有人在练习跑酷,就被深深吸引住了。“我是在网上找到组织的。”云端告诉记者,对跑酷深深着迷的他在网上四处寻找青岛的跑酷组织,后来通过QQ群他还真找到了羽翼社。据了解,“羽翼社”是2007年12月份组织起来的,是岛城有名的跑酷团体。当找到羽翼社时,云端很高兴,用他的话说,“总算是找到组织了”。虽然从云端居住的沙子口到二浴需要坐近两个小时的公交车,但是云端尽量在每个周六会赶过来参加训练。正是跑酷,让新加入的少年们互相认识,并让他们认识到青岛跑酷的先行者,像网友小马、兵兵、鸡翅等。“有些人非常个性,像有个叫超哥的,每次跑酷都会带着他的低音炮,因为他说有音乐跑酷更有激情。”靖哥说。
“爱好跑酷的人聚集在一起学习切磋,也更容易进步。”猴子说,很多跑酷的“前辈”都会无私地传授跑酷的经验,这让他们少走了很多弯路。聚集在一起,有时还会吸引到国外跑酷爱好者。“有个老外,看样子40多岁,身边两个孩子都十几岁了,看到我们在练跑酷,就喊道‘citymonkey’并且非常兴奋。”猴子说,“老外用旁边的竖杆做了个顺风旗(用双手握住一个竖直的杆子,把身体横过来,像一面旗一样),还给我们示范了很多动作。”看到老外40多岁仍然玩跑酷,这让跑酷少年们十分激动。
靖哥是青岛大学一名大一学生,目前练习跑酷近两年。高中时班里一名同学的跑酷动作十分酷炫,他不服气,也跟着练起来,并立志在大学成立自己的跑酷社团citymonster。
猴子还是一名高中生,他曾经踢过足球、滑过旱冰,玩过滑板,但他觉得跑酷才是他最喜欢的运动。2008年接触跑酷之后,他给自己定下了目标,在跑酷界成为孙悟空一样的 “大圣”。
云端是一名初三学生,在网上看了精彩的跑酷视频后,感到非常震撼,就想学习跑酷。虽然他是一名没有任何基础的新人,但乐于学习的他想要通过跑酷在这座城市中自由穿梭。
危险艰辛相伴
却能让身体更灵活
在二浴沙滩附近的栏杆和礁石上,跑酷少年们一起敏捷地忽上忽下,吸引了众多游客的目光。虽然这些动作看起来简单,但是要熟练掌握并不容易。“有什么样的地点,就有什么样的跑酷动作。”猴子说。记者了解到,虽然跑酷运动是由一系列的基础动作组成的,但是跑酷有100多种动作应对不同情况。并且跑酷是一项对身体有比较严格考验的运动,电影里看起来非常酷的攀爬和穿越动作,真正做起来却有一定危险性。靖哥告诉记者,跑酷爱好者在跑的过程中,自己从什么地方跳起,在什么地方落下,都要了然于胸,只有这样才能确保安全。跑酷爱好者在跑的过程中,简单的动作很容易完成,最难做到的是各个动作之间的流畅切换,跑酷者平时的反复锻炼,就是要形成一种本能反应。
最初,青岛的跑酷爱好者都是从网上的跑酷视频学起,然后他们相互指点和学习。猴子回忆说,那时候学习起来困难很多,因为没有专业的指导,很多动作完全是凭感觉摸索。不过后来跑酷爱好者学会了动作分解,比如前空翻可以分为“鱼跃”和“猩猩跳”等单个小动作进行训练,每个小动作他们都会练上三四个小时,直到筋疲力尽为止。“跑酷讲究团队练习就是大家在一起可以挑毛病、抠动作,这样能让他们发现自己动作的不足之处。”在二浴现场,猴子就认真观察大家练习的情况,并且一一进行指正。“有些动作改起来很难,有的需要和身体的记忆作对,有时候好几个月才能克服。”但这种动作的精准十分重要,因为这意味着生命的安全。
锻炼跑酷虽然艰辛,但是他们收获的却是更加灵活的身体。“跑酷的基本动作包括猴跳、猩猩跳、翻滚等20多个动作。”猴子说,作为一种强调位移的健身运动,跑酷要利用身体的所有部位支持自己的移动,充分激活了人体原始的运动能力,包括跑、跳和攀爬这些基本元素。通过这些动作,可以使全身的骨骼和肌肉都得到锻炼,更重要的是身体的协调性也得到很好的发展。
挑战本能反应
比玩游戏还刺激
“跑酷是啥?不就是现代杂耍吗?这是我爷爷反对的理由。”猴子说,他们在二浴练习时,也经常碰到不理解的眼神,或许游客觉得他们是在耍酷。
“跑酷更像是一种修炼。”在体验了诸多运动后,猴子发现跑酷更适合自己,不像篮球和足球需要一定数量的队员,不像乒乓球或羽毛球需要专业器材,跑酷非常自由。“只是自己,一双鞋,就能动起来。”猴子认为,跑酷挑战的对象不是任何人,而是自己,跑酷者需要较真的看似是城市障碍物,其实是自我,这也是它的最大魅力所在。“两道墙间的距离,在地面上可以轻轻一跃而过,但在五层高的楼房上,你敢跳吗?”猴子说,跑酷可以让他自己毫不犹豫地跳过去,因为经过千百次训练后,他知道自己可以。
“只要进入跑酷状态,就会热血澎湃。”虽然在一些游客眼中,玩跑酷的他们有些“另类”,但靖哥认为那是他们没有体会到跑酷的热情。“跑酷是一种全新的思维方式。”靖哥解释说,比如前进的时候遇到一道障碍矮墙,普通人的本能反应很可能是绕过他,如果是一个跑酷爱好者,他可能攀爬过去,甚至做一个空翻过去。
很多人一提起跑酷,就认为这是一种不要命的危险运动。“其实跑酷不是耍酷,也不是为了冒险。”靖哥说,练习跑酷的人往往是找到一种超越自己的方式。“我们年轻人要有自己的生活态度,跑酷可以挑战自己。”靖哥告诉记者。正是如此,女朋友生气时,靖哥有勇气舞龙舞狮向女朋友告白,并成为轰动一时的校园新闻。
“当然,跑酷比电脑游戏更刺激。”靖哥承认,跑酷除了超越自我生理极限外,更追求在跨越心理障碍时所获得的愉悦感和成就感,而这是坐在电脑前打游戏所体验不到的。
追求另类自由
把伤痛视为“勋章”
“父母不支持跑酷。”靖哥表示,跑酷少年都有相似的烦恼,就是大都得不到父母支持。不过很多跑酷少年认为,跑酷是自由的运动,挣脱父母 “束缚”就是跑酷成功的第一步。
记者了解到,很多父母反对孩子进行跑酷的原因就是这容易带来伤病。确实,和所有的极限运动一样,在跑酷的过程中都会伴随着受伤的问题。“我的左脚大拇指根部曾经骨折。”靖哥告诉记者。“扭脚是常事,回去喷点药就好了。”猴子告诉记者。“有一次想要从一张乒乓球台上跳过去,结果动作没到位,整个脸摔在台子上,只能歪着头上课。”虽然少年们都是笑着讲述自己的伤痛,但是从这些轻描淡写之后往往能体会到当时的惊险。
在跑酷少年眼中,伤痛似乎是一种另类的勋章。因为跑酷往往能不断吸引年轻人前来,虽然他们热情都很高,但有人扭一下手腕或崴一下脚就会消失不见,而最终留下来的无疑是真正的跑酷爱好者。
“其实为了让父母支持我们,我们总是最大限度地减少伤病。”猴子说,因此跑酷爱好者都会寻找固定团队,在他人的辅助下练习能有效减少运动损伤。“对于跑酷来说,空翻和过栏杆都是基本动作,其实做这些动作的时候可以加一个滚的动作,也就是‘团身’。”猴子说,因为跑酷时,任何动作都有可能失误,如果失误了这可以说是一个保命的动作。
本版撰稿摄影 记者 王晓磊 王建亮